插畫

日前行政院主辦「全國人才培育會議」,會中決議將教師實習延長為一年,並改採先檢定、後實習方式,且實習一年期間也沒有津貼。對於政府上述決議,筆者有不同的看法。

教育官員總是將教師實習想像的十分美好,但曾進入學校實習的師資畢業生大多有相同經驗,即被校方行政人員視為免費打雜工。凡舉各項跑腿事務都少不了實習教師的份,有時因行政事務繁忙,實習教師被迫犧牲應有的教學與導師實習權利。此種實習模式隱藏著資方剝削勞方的不對等權力關係。實習教師在實習階段不得在外兼差賺取生活費,甚至也不可被家人報為撫養人口以玆減稅。此種制度的設計不僅貧窮化了實習教師,也造就階級複製的嚴重性。

因此,筆者十分質疑教師實習延長為一年的必要性,因在這項制度設定的背後,學校幾乎每年都可獲得「免費的打雜工」,避免了過去半年缺乏幫手的窘境。未來的實習教師要花更多的時間實習,但到頭來卻仍必須面對「少子化」的殘酷事實,花費大量時間到頭卻是一場空,這樣的制度恐將造成更多的民怨與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