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日昨報導,英文裡行之有年的 Chinese New Year「中國新年」,近年來在美國持續遭到韓裔團體激烈的抗議反彈,以致被迫正名為 Asian Lunar New Year「亞裔農曆新年」。美國各界雖然基於政治正確,覺得理當遵守,但因新的說法拗口彆扭,口誤的情況時有所聞。

這是個能輕易挑起強烈民族情感、激化衝突對立的政治問題。我是個語言工作者,在此一角,願平心靜氣地從語言的觀點來探討這個問題。

英文裡「春節」的說法常見的有三個:Chinese New Year、Lunar New Year、Spring Festival。以英文版的 Google 搜尋,三者的使用頻率以明顯的落差依序遞減。英語人士偏好 Chinese New Year 有其歷史的淵源與現實的原因,但也由於這種說法冠上了「中國」,引起了某些人士的反感。在強調族群和諧的時代氛圍下,美國將語言加以調整順應,是個符合情理的常見作法。

根據我對英文向中文借詞的研究,音譯詞 (如 feng shui「風水」) 最多,一枝獨秀。定語修飾詞 (如 Mandarin duck「鴛鴦」,以形容詞修飾名詞) 次之。借譯詞 (如 wood ear「木耳」,逐字翻譯) 再次之,然數量上瞠乎其後。

我的研究發現了一個值得玩味的現象:「一物多名」是語言的常態,然在同一事物的幾個不同稱呼中,某些帶 Chinese 的詞彙似乎比較不受到英語人士的青睞。原因,可能是侷限性過強,主客觀的適用範圍有限。

Chinese New Year 就是一個眼前的例子。儘管目前在英語人士中還是最常見的說法,然而在韓國人、越南人的眼裡,這中國文化的「陰影」卻揮之不去。相較之下,Lunar New Year「農曆新年」就中性得多,是個值得認真推廣的說法。美國各界迫於壓力,為了政治正確、面面俱到,在 Lunar New Year 前面加了個 Asian「亞裔」,四個字的新詞 Asian Lunar New Year 過於冗長刻意,挑戰了一般人所能忍受的極限,其前景有待觀察。

至於 Spring Festival「春節」,由於是直接譯自中文,中國文化的聯想仍在,加上又是英文裡相對弱勢的第三類借詞,估計其影響力應不至於鹹魚翻生。

盱衡語言全局,首選的 Lunar New Year 儘管存在著不夠精確的問題 (某些其他的文化也用農曆),但詞彙的特質就是如此,都需要在定義裡述明以限制其範圍,必要時可另列義項 (一詞多義也是語言常態)。要短短的詞彙如數學般精準,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作者為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台灣翻譯學學會前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