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期間應酬多。一場餐敘中,好友大談兒女經。大學聯招學測剛考完,下周三將收到成績單,話題當然聚焦在升學問題上。

「現在的高中歷史太難了,女兒的模擬考試題歷史系學生恐怕還答不出來,逼得我只好下班後每天晚上幫她補習…。」

「杜正勝當教育部長時,搞去中國化,降低文言文比例,要拋棄修辭學那些老套。沒想到政黨輪替後,豬羊變色,老套班師還朝。問題是,孩子讀的是去中國化的課本,哪懂修辭學這些東西?這不是整死孩子嗎?」

「數學考那麼難,讀文法商的孩子吃虧,看來,現在的教育還是理工掛帥…。」

我完全插不上嘴,儘管兒子也是今年考大學。因為我不陪考、陪讀,也不在乎他的成績。這些,對我真的很陌生。

兒子上小學前,我與妻子積極參加教改大遊行。聽到廢除聯考,我們如釋重負。

可是,教改並沒減輕孩子的負擔;杜正勝的「同心圓」觀念,落實到小學教育,竟然是,繳交上學途中所看到行道樹的落葉,上網查該樹的資料;訪問鄰近的商家…。

問題是,我堅持小孩最少要有八小時的睡眠,一小時的運動;學校那麼晚放學,功課又那麼多,哪有時間搞「同心圓」?

我寧可兒子去打羽球、溜直排輪,而不願他把所有時間「浪費」在做功課。所以他的功課常「做弊」,父母幫著寫。

小學、國中,兒子從沒補過習,成績只是中等,但我無所謂。他意外地考上建中,我狂喜;高一、二,他瘋狂跳街舞,成績爛到爆,我認為只是回歸基本面,也不在乎。

因為,我始終認為孩子的教育,就像政治;應該關心,但不能太熱心,否則不只會搞到自己煩心,恐怕還會傷心。畢竟這是他自己的人生,應由他來選擇方向與速度。父母在旁邊乾著急,只會庸人自擾。

教改,當然是失敗的。一試定終生的聯考,分身成學測與指考,學生壓力更大;一綱一本的「背多分」,改成一綱多本的「背了也未必有分」,學生更累…。

檢討起來,教改真的一無是處。不過,家長在指責教改時,不妨也反省自己有沒有做到「家改」。如果我們自己只在乎孩子的學業成績,老擔心輸在起跑點;老想在有限的課堂時間裡填鴨塞進無限的知識,再厲害的教育專家也不可能教改到「快樂學習」。

面對「學習」這一關。不快樂的父母,哪可能帶出快樂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