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本是一個生命力旺盛的地方,雖然數百年來有「亞細亞孤兒」之稱,尤其最近60年,政治、經濟、社會歷經各式各樣挑戰,每一次挑戰都因旺盛的生命力而順利渡過。可是最近幾年,台灣似乎已經對前途喪失了信心,一個沒有自信心的社會,怎麼會有生命力,此刻,開始思考如何讓台灣生命力發揚光大,開創台灣第二春,是很有意義的。

中國崛起改變了地緣政治與經濟板塊,更推翻了台灣對大陸的優勢心態。加上統獨爭議、政黨對立,不僅失去共同奮鬥目標,敵對雙方相互蹧蹋,讓人民生活在一個充滿負面情緒的社會;自由化後,眾聲喧嘩,個人權益也受到保障。但社會溝通與整合的功能卻不足,造成領導失能、專業失效現象,不少人認為政府管治效能已不及大陸,公共建設與社會發展速度減緩。另一方面,台灣經濟成長遲滯、政治內耗、過去藉經濟實力打造的國際聲望已被大陸掩蓋,人民自我認同程度低,造成今天台灣集體自信的喪失。

然而,我們只看到台灣的缺點和問題,卻忽略了正向因素。台灣分裂成兩個形象面向:「政治台灣」和「社會台灣」,相互背離,「政治台灣」顯示了對立、衝突與無能,「社會台灣」卻是多元、開放,充滿生命力。大陸朋友來台參觀,越深入人群,對台灣認同感越高,他們會發現庶民台灣與媒體呈現的政治紛擾、對立衝突表象截然不同。尋找台灣的生命力必須忽略「政治台灣」,多關注「社會台灣」。

現在,「軟實力」是國際政治討論焦點話題,這指的主要是文化、態度、知識與能力,軟實力優勢應該是台灣的機會。

首先是台灣社會與文化多元開放,是生命力旺盛豐沛的根源,值得珍惜。台灣年輕族群的創新和設計能力非常傑出,應該讓這些人有更好的舞台發揮,韓國做了許多的軟硬體建設幫助設計人才的發展,值得借鏡。大陸即將成為大成長的市場,文化和歷史淵源有利台灣設計人才進入大陸競爭,政治家應該學習韓國培養設計和創新人才的作為。

其次,60年來台灣基本上是一個穩定、和平,持續進步的社會,未曾有過動盪或折騰,經濟力掌握在民間企業而非政府手中,民間活力旺盛。最近十年經濟雖然成長遲緩,但仍然正向前行,只是速度不及大陸。現階段,製造業能帶來的進步能量有限,須靠服務成長推動進步。郭台銘曾抱怨,年輕人只想開咖啡店,社會怎麼會有希望?事實上,每個人都想開咖啡店,才是社會成長的開始,表示社會已經蓄積了足夠的能量開始思考如何創造服務與創新的價值。

第三,兩岸關係和緩後,台灣人有更多的機會到大陸發展。由於大陸還處在發展中期階段,需要大量基礎建設帶動成長,製造仍能獲得高利潤,硬體發展成熟後,服務及創新附加價值才會受到更大的重視。而台灣已經進入服務導向社會,製造業進入微利時代,大陸正好提供台灣製造業繼續創造獲利的環境,更可以提供服務業成長的機會。台灣蓄積的能量不但可以帶動台灣下一波的經濟成長,也有機會與大陸共創成長。兩岸關係的和解和經濟正常化,是未來台灣持續發展的重要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