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因為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孔子》一片大加讚賞,因此票房冠全球的電影《阿凡達》只好提前下檔。聽到這樣的消息,筆者雖對孔子在中國地位的「重生」感到高興,心底卻也同時有著無比的感慨。

不過短短40多年前,孔子在文化大革命風聲鶴唳的批判浪潮中,處境不折不扣就是他曾經自嘲的「喪家之狗」。極左派分子對他扣上「反革命」的帽子,說他是阻礙中國進步的毒瘤、思想充滿封建貴族的奴隸制偏見,知名作家巴金還曾寫了一篇長文《孔老二罪惡的一生》揶揄他、批判他,連「蠢傢伙」、「寄生蟲」、「過街老鼠」、「可恥」等難堪字眼都用上了。

萬萬沒想到,如今隨著中國經濟的興盛,這位一生落魄、為了理想周遊列國卻差點餓死的老頭,忽然鹹魚大翻身,幾乎成了全球最知名的中國偉人。不但負責傳播並教育洋人華語文化的機構叫作「孔子學院」。中共更斥鉅資為他拍攝史詩般的電影;官方最大的中央電視台製播的年度卡通大戲《孔子》也正準備風光上檔;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于丹寫的《孔子心得》竟然狂賣了四百多萬冊,「尊孔」在大陸儼然已是「全民運動」。孔夫子眼下地位之崇高,恐怕不遜於「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漢武時代。

相信多數人都樂見畢生以建構仁義社會為職志的孔子受到官方如此重視,但若我們稍稍回顧一下他在歷史上浮浮沉沉的際遇,不免感慨,同時也對統治者百般利用他的作為鄙夷萬分。說穿了,推崇他的君主不過是希望藉用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倫理觀念鞏固統治秩序;而醜化他的霸主則僅僅是為社會的失序破敗找個替罪羔羊、讓新政權的流血革命有個合理的藉口罷了。成也孔子,敗也孔子;有錢了需要孔子思想維繫社會秩序、讓生活更安全,沒錢則用力「譙」他出氣,孔夫子呀孔夫子,中國豈可沒有你?唐代大文豪韓愈說:「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真是「寓意」深遠。

或許有人會納悶,仲尼先生在地下若有知,會不會對自己一下子被捧、一下子被罵感到委屈?他曾說過:「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乎?」或許正是這般「直道而行」、「君子不怨」的襟懷與器度,才使得他的思想即使歷經2000多年的社會變遷與異端挑戰,仍得以默默獲得多數知識分子認同的主因吧?「德不孤,必有鄰」,孔子的理念不會從此不再受到任何攻訐,但他那種凡事先為別人設想的主張,肯定禁得起千錘百鍊,也無疑是社會安祥進步的礎石。這一點,從如今彼岸為了使中國真正成為「富而好禮」的泱泱大國,一改過去「批孔揚秦」的粗暴態度,轉向推崇孔子的積極作為來看,就可一目瞭然了。台灣呢?隨著經濟的發達,我們卻似乎愈來愈忘了孔子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