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遠地區撤鄉併校後,學生往往小小年紀就成為住宿生。圖為青海省青海省西寧市寄宿小學生。(新華社)

大陸農村的小學分為教學點和完全小學兩種:前者指規模較小、只有中低年級的迷你小學;後者指一般小學。2001年中國國務院宣布,為了優化農村基礎教育,要在方便就近入學的前提下,「撤(教學)點併(完全小學)校」。

讀較遠學校 交通成本大增

撤點併校當初因為並未遵守「就近入學」原則,引起很多爭議;免費義務教育的推動,又把撤點併校推上輿論的浪頭。

簡言之,大陸教育經費投入一向不足,免費義務教育使得問題雪上加霜:地方政府為了減少開支,只好「精兵簡政」,裁併很多邊遠中小學。許多學子被迫去讀較遠學校,交通上的金錢、時間成本大增,更遠的還得住校,因此撤點併校之後寄宿制學校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許多孩子甚至從幼稚園開始就在學校當寄宿生。

寄宿制學校最常見的問題就是沒錢、生活條件不佳。在去年由兩名《人民日報》記者撰寫的〈教育天平上的農村寄宿制學校〉中,位於廣西壯族「那紹村完全小學」,校內有96.7%學生是寄宿生,但卻沒有食堂,學生只得站在操場吃飯;宿舍床位不足,800人只有200個床位;廁所不足,全校擠18個蹲位。

改當寄宿生 忍受惡劣環境

文末作者憂心忡忡地作結:「鄉村學校出現了不能承受之重,這不僅僅是學校辦學條件差,學生生活環境差,而是寄宿制學校並非僅僅『蓋房子』那樣簡單。對辦學者而言滿眼都是難處,學生宿舍、食堂、運動場,就連廁所也需要花錢,上頭撥下來的經費遠遠跟不上學校需求。」

另一種極端的情況是:鄉鎮撤併了,原來的鄉鎮所在地成了「政治真空」,鄉村小學規模急遽膨脹,並成為當地的新經濟、文化乃至道德中心,理所當然承擔起部分公共服務功能,譬如用水供應、路燈管理、路橋架設乃至糾紛處理,並漸漸演化成一個「準政府」。這是「中國農村發現網」由三位作者撰寫的〈準政府:重慶馬嘴小學〉一文提出的現象。

自謀生路 增加中小學負擔

綜而言之,免費義務教育政策由於缺乏配套措施,且把財政問題丟給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只好自尋生路,把現成的「撤點併校」政策當做救急方案,而「撤點併校」反而增加農民和農村學校的負擔。另一種情況是,原先屬於政府的職能由學校承擔,最後轉嫁成家長的負擔。無論哪一種結果,都是教育天平失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