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學辦「課後班」,沒上「課後班」的小孩往往被另眼看待。(新華社)

擇校費 想進名校潛規則

由於辦學經費短缺,學校欠債連連,舊債未還又產生新債,只好以各種名義向學生收費。其中,以擇校費、補課費、教輔費等「三大亂收費」最惡名昭彰。

擇校費指學生就讀學區外的好學校時,須繳交的費用。大陸和台灣一樣,義務教育階段也是採用「免試就近入學」原則,然而由於資源分配不均,好學校就那幾間,許多家長拚命也要把孩子送到名校,因此要繳擇校費也就是紅包給學校。

長春市某「重點中學」初一學生家長吳先生就說,孩子上初中,繳了1.8萬元人民幣(下同),「好學校不是繳錢就能上的,有些家長還要託關係繳錢;除了給學校,輾轉給中間人的費用也不能少。」吳先生補充,繳更多的叫做贊助生。「收了這麼多擇校費,學校一個年級還搞到30多個班,每個班70多人,如何保證教學品質?」吳先生說。

一般而言,擇校費行情約兩三萬人民幣,但去年有報導指北京地區漲到五萬之譜。

補課費 學校教師搖錢樹

補課費也就是補習費、課後輔導費,在城市中小學尤其嚴重,成為部分學校和教師的賺錢工具。吉林省一位劉女士表示,女兒剛上小一時,學校辦收費的課後班(課輔班),說是自願,但女兒班上50人大部分都繳了錢。劉女士沒讓女兒上課後班,沒想到老師在課後班才分派家庭作業,提前回家的學生根本不知道,「第二天上學沒交作業,挨罰不說,委屈極了,但能去投訴嗎?」劉女士忿忿不平地說。

教輔費 學生被自願購買

教輔費指的是補充教材費,且學生多半是「被自願」購買。其他收費包括保險費、管理費、考務費、資訊技術教育費、取暖費、課本費、作業本費等。去年秋季開學前,大陸規定城市中小學仍實施「一費制」,也就是一次收取規定項目的費用,嚴禁擅自提高收費標準或項目、嚴禁學校從代收費中牟利、嚴禁學校為學生統一辦理保險和購買補充教材。

雖然禁令十分詳細,但亂收費現象卻屢禁不止。不少學校以或明或暗的方式,將資金壓力轉嫁到學生身上,引發學生反彈;還有學校虛報學生人數、開假發票等,騙取政府撥款。去年四月,大陸中央紀委駐教育部紀檢組組長田淑蘭在全國糾風工作會議上表示,當前治理教育亂收費工作已進入「攻堅」階段,任務比以往更加艱巨。一般則認為治理壓力與近年來免費義務教育政策引發的亂收費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