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開始省思高等教育走向普及化的問題。哈佛大學(上圖)以及北京大學(圖左)皆為世界著名高校。 (中新社)
全世界開始省思高等教育走向普及化的問題。哈佛大學(上圖)以及北京大學(圖左)皆為世界著名高校。 (中新社)

全球高等教育邁向同一條道路:研究型、專業型大學比例為1:99。後普及化大學時代已成型,主要原因是學生開始重視所學是否致用、找到好工作成為第一要務。

按西班牙科學計量學專家推出的「網路計量學大學排行榜」推算,在全世界多數國家實現高等教育(以下簡稱高教)大眾化、普及化之後,全世界有99%的大學,屬於非研究型大學。

高教 走向普及化發展

研究表示,當代高教的變革與發展走向高教「大眾化」、「普及化」的趨勢,而這股猛烈趨勢正勢不可擋地從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蔓延;一個迥然不同於「精英化」時代,或許可以說是「後大眾化」、「後普及化」的全新大學時代已然成型。

1904年,美國高教粗入學率超過15%,率先進入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1971年,美國高教粗入學率達到50%,率先進入高教普及化階段;2004年,全世界已有38個國家或地區高教粗入學率超過50%。以大陸為例,北京2003年高教粗入學率達到52%;2009年,更達到59%。據專家估計,到2020年,全球將有100個左右的國家或地區高教粗入學率超過50%。

眾所皆知,知識創新、知識貢獻是研究型大學的使命和天職;相對來講,為了學生的職業、就業、創意、創業、創新則是占大學總數99%的非研究型大學的使命和天職。

難就業 專業型增長主因

在全世界就業市場日趨嚴峻的情況下,接受高等教育的學子莫不擔心自己的前途,甚至畢業等於失業成了21世紀普遍代名詞,促使非研究型大學走到世界舞台的前端。

或許可以用「職業培訓站」來象徵99%非研究型大學的使命和天職,儘管許多人這類大學的校長不愛聽和不願意聽。

就像哈佛大學前校長德雷克‧博克在其出版的《回歸大學之道》(Our Underachieving Colleges)中寫道,「事實上,越來越多的高校學生和非全日制學生,將職業追求放在首要位置。」他又說,「如何正確對待學生的職業需求是高等教育所遇到的一個難題,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這個問題將一直困擾著大學。」

大學 評比國力重要指標

德雷克‧博克先生對高等教育的感想,值得全世界學術領域界省思,究竟該如何妥善歸畫、安排好研究型與非研究型大學的比例,或許是當前各國重要的任務。

據考證,現代大學起源於歐洲中世紀1088年,這一年,誕生世界第一所大學--義大利博洛尼亞大學。在經歷近千年的漫長歷程中,發生第二次大學發展史上的偉大創新與轉折,是德國普魯士時代學者政治家洪堡,於1809年創建踐行「科研與教學相統一」的高等學府--柏林大學。換句話說,當代各國競相重視、資助並視為綜合國力重要指標的研究型大學,迄今已有整整一百多年的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