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中央政府打壓房市,但這些政策主要是針對一線城市,當一線城市被大大限制後,投資客會轉到類似昆明這樣的二線城市,反而拉高昆明的房價。圖/新華社

「一個地方的地產興盛與否,與執政領導者的企圖心有莫大的關係,」昆明台商協會副會長同時也是地產商的劉植如此表示。而昆明市委書記仇和,正是活絡了昆明地產的關鍵人物。

回顧過去幾年歷史,便能夠發現這位受到全中國矚目的政治領導人仇和,的確扮演了為昆明房市加油添薪的角色。他在去年啟動的拆舊城、建新區的「城中村改造」計畫,更是去年昆明房市最大的注目點。為此,他甚至出席去年3月的房交會,親自背書。

該計畫讓昆明市區多達336個的「城中村」有了翻身的都市更新機會,也讓被戲稱「握手樓」、「接吻樓」狹窄陳舊建築得以絕跡。這與習慣通過「招標」、「拍賣」方式拿到用地的開發方式大相逕庭。

以開發量來看,「以往幾十個房地產項目共同構成了的供給量,今年只要7、8個城中村項目就可以達到,這一點是2009年昆明房地產市場的一大特點。」昆明理工大學建築工程學院主任鄧曉盈如此表示。

仇和的積極招商、引資,並且大規模地拆建「城中村」,加上中央政府寬鬆貨幣政策刺激,昆明的房市在2009出現久違的火爆情形。

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昆明去年房屋成交均價高達一平方公尺5290元人民幣,不僅超過全國水平,甚至超過同屬西南地區的貴陽、成都和重慶,十分驚人。不過,鄧曉盈表示:「按機構的統計來看,昆明因為基數比較低,所以從單純的漲幅和速度來看,屬於是比較快的,但跟其他一線城市作對比,昆明的房價還是可以承受。」

展望今年昆明房市,劉植認為昆明仍有相當機會,主要是考慮就業跟子女教育問題,雲南人普遍有在省會昆明置產願望;昆明海拔1800的高地特質,四季宜人的氣候也吸引不少華僑、東南亞人士買房,需求日益成長。

之江置業一位高層更表示,即便中央政府打壓房市已經推出,但這些政策主要是針對一線城市,當一線城市被大大限制後,投資客會轉到類似昆明這樣的二線城市,反而拉高昆明的房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