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 ▲1926年東海巴士是最先行駛蘇花臨海道的公車,當時路窄只能單向通車。(李瑞宗提供)
天涯 ▲北宜公路舉辦自行車比賽,九彎十八拐的上坡路段沿途景色迷人。(李忠一攝)
遺忘的地平線 ▲民國50年台灣銀行以姑姑子斷崖象鼻隧道景觀(紅圈處)印製一元紙鈔,如今這張紙鈔市價值一千元。(李景暘提供)
▲姑姑子斷崖象鼻隧道美景,目前車輛無法通行,必須步行才能抵達。(李瑞宗提供)

民國九十五年雪山隧道通車後,雖帶來交通便利,不少宜蘭人卻誓言不走北宜高,寧可多花時間走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代表性人物是知名作家黃春明。他篤定地說:「朋友設局要載我進雪隧,除非把我灌醉!」

對宜蘭人而言,蘭陽平原有如母親,迤邐千里、蜿蜒在青山翠谷間的北宜公路,好像聯結親情的臍帶,黃春明還為了這分鄉土情,創辦「九彎十八拐」文學雜誌。

除被灌醉 黃春明拒進雪隧

「台灣交通夠方便了,從都市到鄉下,路到處開,晚間路燈到處亮,不環保又很浪費!」黃春明有感而發的說:「全省都一樣,雪隧的開通就是明顯例子,我們這一代不珍惜環境,地球環境破壞殆盡,下一代就會遭殃。」

黃春明說,北宜公路九彎十八拐處處是美景,在轉彎處遠眺蘭陽平原,同時加大車內音響,「哇!那簡直就是大自然音樂教室,雖然路途多了不少公里數,心裡的距離卻很愉快。」

蘭陽博物館助理研究員林正芳指出,北宜公路的前身是清朝的淡蘭便道,規模不如「官道」的草嶺古道,日治時期興建成一般公路,但車輛難以通行,太平洋戰爭時因應載運軍需而拓寬。雪隧雖取代北宜公路機能,稍有年紀的宜蘭人都難忘情九彎十八拐的驚險,以及一覽無遺的蘭陽平原。

同樣面臨賞景挑戰的是蘇花公路。「速度的加快,已使人忘掉蘇花古道記憶,」古道專家李瑞宗說,「五十歲以上台灣人,如走過昔日單點、單向放行的蘇花臨海道,必定終生難忘山海交錯壯麗美景!」

象鼻隧道 一元鈔取景天險

李瑞宗指出,蘇花公路的開拓源自日治時代,臨海道未修築之前,就有東海巴士單向行駛。光復後公路局行駛金馬號也是單向通車,一到過年公路不堪負荷,國防部還得調派一、兩艘軍艦紓解往返花蓮人潮,大概是最早的春節疏運計畫。

李瑞宗花了三年多時間才完成蘇花古道探勘,不禁驚嘆「蘇花公路緊貼臨海斷崖,是台灣最險峻公路,民國五十年台灣銀行印製的一元鈔票,就是取景姑姑子斷崖象鼻隧道,當我徒步至象鼻隧道實景前,才真正感受象鼻伸入海,山海天地合一震撼!」

一元紙鈔當年係因應通貨膨脹而發行,有其時代背景與歷史意義,如今洛陽紙貴。錢幣專家李景暘共收藏多張連號一元紙鈔,由於國幣破天荒取景蘇花道,更具收藏價值,這張一元紙鈔如今市價已達一千元。

李瑞宗也指出,民國六○年和平隧道開通後,橫切過姑姑子斷崖,象鼻隧道從此人車不通,他為了找尋象鼻隧道,一路往北探索,才辛苦找到鈔票實景,這種沿路賞景的快樂,不是一般道路可以取代。

追求速捷 好風光易被忽略

東華大學環境學院院長夏禹九第一次接觸蘇花公路,是民國五十年讀初中時,全班師生一起從台北搭乘「金馬號」巴士經蘇花公路,到花蓮歡度永生難忘的畢業旅行。他說:「當年的蘇花公路單線通車,車道僅約三公尺寬,是條狹窄、危險又美麗的公路。」

不論昔稱淡蘭便道的北宜公路、或舊稱蘇花古道的蘇花公路,都是台灣交通觀光史上的重要資產,如今雖面臨北宜高、蘇花替的道路競爭,不少人仍鍾情其秀麗風光,也讓「快速VS悠閒」、「交通便捷VS維護生態」的辯証持續激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