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的表情▲伊朗女性藝術家詩琳.娜夏特的攝影《殉教故事》,畫面中的女子攤開掌心,手上佈滿波斯文並擱著一把槍。女子合手的姿勢像是祈禱般,同時也道出伊朗婦女以她們的雙手參與社會和政治活動。
▲羅丹以自己的手製模塑造出的雕塑《一般的右手》。在羅丹之前,從沒有藝術家僅以一隻手為雕塑主題。(高美館提供)
▲女攝影家戴安.亞博斯的攝影作品《手持玩具手榴彈的小孩,紐約中央公園》,小男孩手上拿著玩具手榴彈,令人感到心驚。這件作品現在高美館「手的表情」展出。(高美館提供)

美國布爾基金會的收藏來自收藏家亨利.布爾(Henry Buhl),他的收藏中最特別的,就是一批以手為題材的作品,自十九世紀至廿一世紀的當代藝術。高雄市立美術館「手的表情」特展,借自布爾基金會,展品包括雕塑大師羅丹以自己的手製模所作的《一般的右手》,這也是西方藝術史上首次以手為題材的雕塑作品。

布爾之所以會有如此特殊的收藏興趣,一開始是他購得一張攝影家斯蒂戈雷茲(Alfred Stieglitz)的攝影《手和頂針》開始,這張照片裡纖纖玉手的主人,正是女畫家喬治雅.歐姬芙。

手作為藝術的命題,可追溯至史前洞穴中描繪的手形。美術史上最有名的手,肯定是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教堂天花板上的壁畫《創世紀》,上帝的手指和亞當的食指輕觸,象徵上帝賦予亞當生命。而這個手勢,之後不斷被運用,文藝復興時期、巴洛克或古典主義繪畫當中的小天使,就常出現這樣的手勢。

手可以表達出人類的各種情感,最經典的一件事羅丹的青銅雕塑《一般的右手》。在羅丹之前,不曾出現過藝術家僅以一隻手作為雕塑的主題。這隻手是羅丹以自己的手製模塑造,彷如扭轉逆勢般充滿力道,象徵了藝術史上的重大突破。

在當代藝術當中,手被賦予的意涵更加多元。 攝影家亞爾柏雷特˙杜勒(Albrecht Duerer)一九九三年的《祈禱之手》背後是一段兄弟情誼。杜勒的哥哥亞伯特(Albert Duerer)同樣具有藝術天份和抱負,但為了讓弟弟接受藝術教育而去礦場工作。幾年後,杜勒成名,當他回頭想支持哥哥時,礦場工作已讓哥哥雙手殘廢。《祈禱之手》中如雲般的合掌和手指朝天意象,訴說兄長的犧牲和對神的虔誠。

伊朗女性藝術家娜夏特(Shirin Neshat)的攝影《殉教故事》,畫面中出現女子攤開掌心的手,上面佈滿波斯文,並擱著一把槍。攝影家亞博斯(Diane Arbus)的《手持玩具手榴彈的小孩,紐約中央公園》,一個作鬼臉的小男孩,手上竟拿著玩具手榴彈,令人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