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要求平衡貿易壓力即將到來、及大陸消費者物價指數連番上漲之際,國外經濟學家多認為,北京應適度讓人民幣升值以遏制通貨膨脹;但北京清華大學布魯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肖耿則建議,聽任工資和其他成本上升來推高產品價格,即在不調整名目匯率情況下,用通膨來實現實際匯率的必要調整。

肖耿是大陸著名經濟學家,與北京高層官員相當稔熟,預計此一大膽提議,將引發大陸經濟學界的震撼,因為允許通脹率長期維持較高水準,這和西方央行幾十年來的正統學說相違背,更會引發中國政治文化中一種根深蒂固的恐懼:消費物價飆升可能會帶來社會動盪。肖耿認為,人民幣名目匯率是否有必要上升還不清楚,他認為,關鍵是要明白,某些形式的通貨膨脹實際上是可取的。

違背正統 經濟學家肖耿大膽提議

提高通膨率也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雖然是間接地),而且此舉在大陸國內的政治爭議也會少一些。如果中國平均物價漲幅較美國高出五%,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維持不變,實際效果就相當於中國讓人民幣升值五%,而兩國通貨膨脹率相等。在兩種情況下,中國產品按美元計算都貴了五%,也就是說,人民幣的實際匯率提高五%。

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中國大陸正從貧窮國家變為相對富裕國家。肖耿指出,在此過程中,中國各種東西最終都會越來越貴:隨中國的收入和薪資接近於全球水準,其產品和服務成本也越來越高,價格也會上漲。也就是說,如果中國變得更加繁榮,其消費者的支出水準提高,某種程度的通貨膨脹是不可避免的。

政策未明 水電油管制價先後上調

肖耿說,很多在工業化階段曾經歷過快速增長的經濟體,比如日本、韓國、台灣和香港,其高速增長階段的通貨膨脹率都維持在五%到八%左右,以此讓名目薪資和總體物價水準趨同於全球標準。

《華爾街日報》引述北京經濟研究公司龍洲經訊的董事總經理葛藝豪也認為,在就業市場保持靈活的前提下,如果通脹率上升是因為勞動生產率大幅提高導致薪資快速增長,那麼通脹率的上揚就等同於實際匯率十分正常和健康的調整。

雖然尚未有跡象表明北京當局採納政府肖耿的建議。但有關部門最近幾個月已在調整幾種關鍵物價:水、電、原油等重要生產資料的政府管制價最近先後上調,地方政府也在春節前上調最低工資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