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電影《阿凡達》上市後,受到空前熱烈的回響。在多年未有3D視覺經驗的誘惑下,走進了電影院。看完出來,心情果然有些繁複。先不說電腦合成科技畫面立體化所帶來的視效震撼,重要的,還是電影如何做為知識經濟的載體,在創造源源不絕的票房,展示文化的產業價值之餘,進而有所反思的主題內涵。

近些年來,地球暖化引發的環保意識,掀起反全球化的浪潮。大豆、玉米基因改造作物,如何在轉化為基改能源的說辭下,任由跨國壟斷企業假「新綠色革命」之名,肆無忌憚地焚燒亞馬遜雨林改植玉米、大豆,以貪婪換取氣候亂象、土地疲困、貧富差距以及人體健康飽受威脅的事實,每日在我們的生活中發生著。

《阿凡達》以這樣的問題意識出發,結合科技軍事的傲慢,再度將強權國家假世界警察之名,行掠奪能源之實的醜相搬上銀幕,在商業電影中,也並非無前例可循。值得一提的,反倒是電影中出入真實與虛擬世界的主要情節。影片中的主角,須透過虛擬身分的轉換,才得以進入象徵自然、生態、和平、互助的納美人(以外星人做為寓言符碼的原住民)森林,在那裡,經由虛構的「分身」,他才得以和真相邂逅,還原了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情境。

相反地,他的「本尊」呢?卻活在以巧取(例如,以施捨式的教育騙取信任)豪奪(得不到,就發動戰爭)為邏輯的戰爭機器中。這事實背後,隱藏的是由強權者所形構出來的假象世界。因而,虛構的「分身」遇上的是真相;而真實的「本尊」卻活在權力所虛構的假象中,這是《阿凡達》帶給當前世界非凡的啟示。

這啟示也一定程度翻轉了人們對文創產業的思維。文化創意有能量得以轉化為產業,固然和產業的商機有關,但,商機來自創意,創意又來自文化想像。現在的重點是,此一文化想像如何與人對現實的洞察產生有機連帶呢?若失去了以人文為主軸、商機為附加價值的思考,便難以永續文創產業的生機。

元月,呼喚經年的《文創法》終於立法通過。若從文建會「創意台灣」的說帖中循線追索,大體可以得出生活方式顯現的價值觀,將是文創產業的發展基礎。在此,讓人不禁亮眼的述說,是「生活」和「價值觀」兩組文字所浮顯的意象。自然,「生活」可以具體到舉目所見、耳聞及所思;而「價值觀」雖然抽象,卻人人皆得以感知其背後意涵。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是「生活」如何轉化為「價值觀」的問題。

儘管《阿凡達》表現的是虛擬世界的生活,但,虛擬世界是現代世界的關鍵部分,必然無法略過。其重點更在於:它轉化了人們習以為常對發展的正當性看法,因而,召喚了人與天地、大自然共生的價值觀,創造了商機無限的文創典範,足可稱之為「阿凡達文創產業」。

轉化意味著變革。既要變化且得革新。如何感知其在文創與產業之間的互動狀態?是一件值得深思的課題。前不久,台北市電影主題公園正式啟動「城市記憶體」的公共藝術,設計者沈中怡建築師開宗名義說,他要在西門鬧區創造一件「變形金剛」,後來,基於的衍生性意涵過於單一,才轉而設計成「變壓器」。

無論是「變形金剛」或「變壓器」,都有轉化(Transform)的社會意涵。要轉化什麼呢?「從捷運到搶頭香的市民生活記憶…」沈中怡說,「是的,各個階層的生活記憶…」。這麼看來,文化意涵上轉化成功,且在全球創造賣座巔峰的《阿凡達》,當真得以「阿凡達文創產業」之名立足天下,並載入中華民國《文創法》的首要參考文獻了。至於,創高票房業績的電影《艋舺》,是不是也要列入參考要目中呢?且讓我們問問電影主題公園中,承載轉化意涵的公共藝術:「城市記憶體」,看它怎麼回答!

(作者為差事劇團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