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債信危機爆發,美元再度堅挺,美元資產又成為資金避風港,顯見美國餘威猶存。不過,美國難看的政府與國家的財務數字,實在又令人擔心這只是美國的「餘氣」。

金融海嘯中,靠著全球各國政府努力降息、拚命塞錢的量化寬鬆、大幅舉債做公設的財政政策,終於撐住經濟,避免大蕭條,且逐步走向復甦。但二○一○年始,就出現歐洲債信危機,告訴大家:今年的經濟課題是各國主權債務問題。

主要國家中,英國與日本財政數字已是糟糕之極,美國的情況更「不堪」,但偏生又是影響最大。美國去年政府預算赤字一.四二兆美元,今年「努力加餐飯」變成一.五六兆美元,與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為十二.五%,這個數字,與才爆發債信危機的希臘十二.七%比,堪稱「兄弟之邦」,而美國的金額當然遠高於希臘。美國政府債務餘額達十二.四兆美元,與GDP的比已近九○%了;其外債比亦達四六%。

這些難看的數字,連美國聯準會官員都擔心鉅額債務,會釀成新一波的危機。學者的預測則是如美國不能改善其雙赤字,二○二四年外債淨額就高達一三五%了。

美國的債務靠著日本、中國、英國三國持有大量美國國債部位得到融通,但新公布的數字顯示,中國去年底就減持美債三四二億美元,持有部位減為七五五四億美元。雖然短期內中國不可能大砍持有的美債,因為損人不利己,但全球憂心美元資產的前景已是共識。不論中國是基於「政治因素」,或中美雙方官方說的「技術性操作」,這仍是一個警訊。

在二○○七年次貸風暴之始,「脫鉤論」曾流行一時。當時一派的看法是新興市場近年彼此的貿易額大增,經濟實力也已較十多年前更上一層樓,不再完全仰美國之鼻息,因此,金融市場與經濟表現已能與美國經濟情勢「脫鉤」。

不過,當大海嘯把所有國家都捲入後,再也沒人提脫鉤論了。過去十年,靠著美國「負儲蓄」的消費力,讓全球各國─特別是新興市場的產品有去路,從而拉抬經濟、累積外匯,這些外匯再回頭買美債,支撐美國的「負債經濟模式」,讓大家享有一段好光景。但這種方式就如「龐式騙局」一樣,總有無以為繼及破功的一天。新興市場區內貿易再怎麼增加,最後產品的去路,還是以美國這個擁有十四兆美元的龐大經濟體與市場為主。美國再出事,大家要不倒楣也難。

從雷根執政後,過去數十年,美國龐大的雙赤字讓不少人看衰美元資產與美國經濟,但靠著唯一的霸權及其間有「柯林頓中興」,執政期短暫讓美國政府產生財政盈餘,終於撐到現在。但現在累積的「能量」太過龐大,讓人擔心一旦市場看法反轉,狂拋美元資產,會釀成再一波海嘯。希望那一天不要到來─或至少來到時,世界經濟已更具承受與化解的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