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小人物孫中界悲憤地舉刀斷指,砍開了上海釣魚執法的巨大黑幕,這一引發全國媒體持續、強烈追問和熱議的事件,其背後所涉及的是行政執法的嚴肅性和公正性問題,這種執法活動沒有發揮化解社會矛盾、平衡社會利益和促進社會和諧的作用,而是通過誘騙的方式栽贓當事人、以達到借用公權為自己創收的目的,這種借執法之名、行違法之實的做法是非常值得我們警惕的。

與此同時,我們還應警惕類似的「執法」形式,我們可以姑且稱之為「養魚式執法」。例如,在農村的很多地方,違反現行的計畫生育政策而生育二胎、多胎的情況非常普遍,這種情況的出現卻與基層計生工作人員的縱容有關:在一戶人家生育一胎之後(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就會有人ˍˍ這當然是鄉鎮計生辦的工作人員或他們在行政村的代理人ˍˍ主動上門表示「關心」,說自己有門路照顧他們一下,再生第二胎沒問題。誠懇的態度,為他人著想的熱情,簡直就是這戶人家的大恩人。

養魚執法將造成更多違法

但是,在這女主人懷孕之後,他們「恩人」的嘴臉就變了,藉口形勢有變,自己無能為力,開始上門催繳罰款。於是,從懷孕到孩子出生乃至到了上學的年齡,這戶人家都被一次次地催繳罰款。當然,在這期間,他們的「恩人」還是蠻照顧他們的ˍˍ每當上級檢查的時候,這位「恩人」就及時通知他們出去躲一躲。

顯然,與其說這些計生辦的工作人員在執法,不如說他們在「養魚」:為了罰款搞創收,他們和自己的執法對象結成了利益共同體,一個得到了孩子,一個得到了錢財,各取所需。他們所想的不是如何執行國家政策,而是如何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因此,他們會「養」盡可能多的「魚」,他們的「執法」只能使違法生育的現象越來越嚴重。

再如,面對開發熱潮,一些居民開始想方設法多蓋房子,以求在開發時能夠多得一些補償。但是,他們新蓋的房子在土管等部門那裡屬於違法建築,應強制拆除。於是,很多地方都有由土管、城建等部門組成的「拆違辦」,都有轟轟烈烈的「拆違行動」,一些剛開工的「違法建築」被毫不客氣地拆除了,但也有一些「違法建築」在繳了罰款之後變成了「合法建築」。在這「執法」過程中,一些地方的「拆違辦」就變得越來越「聰明」:對那些在建的「違法建築」採取不管不問的態度,等其完工之後再開始「執法」行動,這時他們的「執法」只是走過場,收繳了罰款便「班師回朝」了。顯然,這種做法也是盡可能多地「養魚」,最大限度地創收。

執法公正性權威性遭踐踏

如此這般,同上海市的交通行政執法大隊一樣,計生辦、「拆違辦」都變成了「罰款辦」,以執法的名義創收,借公權的力量謀利,行政執法公正性和權威性被褻瀆、被挑戰,執法部門蛻化為斂財集團,這都是違法行政濫用權力的現象,不管「釣魚式執法」還是「養魚式執法」,都是同一類貨色,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執法,其不執行政策而謀一己私利的實質是一致的。

很明顯,要想避免類似事件再次重演,最重要的是在制度方面遏止執法者謀求利益的衝動。只有在制度上嚴格規範,按照職權法定、程序正當、誠實守信的要求提升執法水平,真正做到依法行政,真正接受來自各方面的監督,才能讓某些部門擺脫利益羈絆,公正執法,從而規避此類執法醜聞的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