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下半年,澳洲率先開了升息第一槍,各國央行開始關注起「寬鬆貨幣政策的退場機制」。我國中央銀行對此卻顯得「老神在在」,不急著調整央行重貼現率,甚至借花獻佛,端出一堆國際專家發言表達「為避免熱錢覬覦,目前不可升息」的論調;而台幣美元匯率波動加大,反而是央行貨幣政策轉緊前,彈性調控的首要工具。

永豐金證券指出,台灣景氣受歐美影響甚鉅,央行貨幣政策,向來都參酌歐美經濟復甦情況,以歷史經驗來看,「台灣升息腳步,不會超前美國」,最普遍的情況是,台灣升息腳步落後美國1~2季,確定全球景氣真復甦,再做因應也不遲。

長期關注利率走勢的銀行高層主管說,央行貨幣政策轉緊縮,可從「美國和中國是否宣布升息」、「台灣扣除食物與能源的核心CPI是否高漲」,搭配「隔夜拆款利率出現走揚」等三方面,做為官方利率調升的先行指標。而台灣貿易依存度極高的中國大陸,貨幣政策何時轉向,也是台灣是否升息的重要參考。

永豐金證券表示,未來物價的走勢,也是利率轉向的重要參考,總裁彭淮南曾公開表示,「未來半年物價相對穩定」,以此推測央行升息時機,應落於今年下半年後。

但寬鬆機制的退場機制一旦啟動,不排除Fed今年一次就可能會升息3碼,至於台灣的升息幅度多少,必須觀察當時的「物價、房價和股價」來看,不見得會全然跟進美國的升幅。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現階段的做法,乍看下雖按兵不動,但如以國際市場變化來看,也面臨了一大難題:金融圈高層表示,G2兩國升息的時間點,若差距甚大,對央行貨幣政策拿捏確實是一大挑戰。此外,市場人士也觀察到,央行開始調控市場短率,對收縮國內貨幣數量動作轉趨積極。以最新數據來看,銀行主管表示,在象徵價格的利率部分,金融業隔夜拆款利率近期已站穩0.1%大關,並緩緩上修;若以貨幣數量觀察,央行透過超收定存單,沖銷市場多餘游資,自 10月底,央行NCD未到期餘額攀上5.6兆元後,還不斷寫歷史新高紀錄,近期央行定存單未到期餘額,已超過5.8兆元大關。

央行貨幣政策制定的核心考量因素,物價也是極重要的評量項目,在物價呈現相對穩定,甚至可說毫無壓力下,央行基於發展經濟的考量,才能不必對寬鬆貨幣政策的退場機制,感到憂心。

銀行主管解讀,今年上半年,國內利率還是得繼續支撐經濟恢復成長,調整不是短期內可以出現的,此時如果國際市場有風吹草動,衝擊到台灣市場的穩定時,就得由匯率的調整因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