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金融MOU正式生效,等於宣告兩岸金融元年開始,相關的配套措施也紛紛出爐,國銀磨刀霍霍準備登陸,積極蒐集資訊,要在遍地黃金的中國大陸布局。到底國銀如何看待大陸商機?

對於登陸後衍生的商機,大型行庫認為,首先可協助台商取得融資,且國銀可接受企業使用應收帳款、訂單契約等「準資產」貸款,台灣的貸放技術較高。

加上大陸積極發展的信用卡、汽車抵押貸款、房貸證券化及不良資產處理,台灣的銀行業已具豐富經驗,可在中國大陸取得相當的市場。

另外,台灣銀行業登陸後,可避免投入過度競爭業務,相對投入信託、財富管理、票券等,台灣金融業相對強項的業務。事實上,國票金控對於前往大陸發展票券業務,這塊目前大陸甚感興趣,但尚未開發成熟的市場,即有高度的興趣。

按華南金控組經理劉茂賢的看法,登陸後,銀行應該著重於發展大陸零售業務,因此,華銀也評估參股華南地區城市商銀的可行性。預期在長期大中華區的獲利水準,將佔整體獲利的2-3成水準。

兆豐銀內部分析則顯示,現在大陸地區金融外幣市場拆款競爭激烈,因此,大陸的美元放款只加點40至50點,然而,由於人民幣業務是管制業務,所以加點的「起跳價」,竟然高達200點,等於4倍之差:「作等值1億人民幣的外幣放款,其實只要作一件2500萬人民幣業務就賺得回來!」

金融界人士分析說,大陸銀行存款放款利差為3個百分點、台灣的銀行存放利差約僅有1/3,還被迫因此召開了「紅海會議」,討論對策,預計爭取在大陸辦理人民幣存、放款業務,會是重點之一。

銀行業相當重視兩岸的利差差距,套用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姜建清的話,他對國銀利差如此低,還可以笑著經營,實在佩服,這也是國銀在大陸發展的好機會。有些大陸台商的母公司在台,大陸子公司融資,可對台灣母公司企業信用、徵信或提供保證,相對中國大陸本地銀行具有放款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