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政治系分政治、國關、公共行政三組,一九七九年這班畢業生,當年共有七十多個學生一起上課,但周陽山、高朗、葉匡時三人卻全非「系出本門」,通通是插班進來的轉學生:周陽山大一讀東吳會計系、高朗唸的是中興大學法律系、葉匡時則是台大地質系。

大學時代便對政治高度熱忱的葉匡時,面對大一地質系的考試就頭大。他說,當年老師會發下石頭、給你一張紙,一個小時內得把石頭含量、礦物質成分、年代通通寫出來,「我的天啊,這要靠死背的真功夫!」一年後他終於受不了,轉進台大政治系,但畢業後卻赫然發現「自己不是政治人物這塊料」,於是赴美讀研究所轉攻管理。

人生境遇峰迴路轉,周陽山說,其實三個人在大學時代「各搞各的」,反而到了美國異鄉孤苦伶仃,才因相互照顧相知相熟。一九八一年,周陽山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就讀,高朗後來到馬里蘭大學攻讀博士,葉匡時到卡內基美崙大學念組織理論和管理,周陽山的紐約住所遂成同學海外聚會的「集散地」;三人回台後,誰也沒料到又會有志一同進馬政府。

馬朝文官聚首話當年,往事歷歷一一清晰。問誰的成績最好?周陽山想了一想老實說,「都不好,都沒認真讀書!」前三名都是女生,若真要說誰最會唸書,周陽山則投了素有「胡佛傳人弟子」的游盈隆一票。

對高朗、葉匡時而言,「周陽山卅幾年前就長這個樣,根本就是老起來等的!」而文質彬彬的高朗,當年循規蹈矩、一臉乖巧好學生樣,是同學眼中的「好好先生」;周陽山則笑說,「看起來就像宅男!」高朗聽到評語則睜大眼睛說,「啊?我是宅男啊?」

高朗說,周陽山是才子,文筆好學問高,大學時代竟然就有人來找他去編「五四叢書」,他偷偷爆料,「當時周陽山太忙了,曾經找我幫忙他校稿!」好同學高朗果然不負所托,使命必達,成了周陽山的隱形幫手。

誰的女人緣最好?周陽山說,他大學對感情似乎沒還開竅,每天只顧讀書、寫文章、作評論,聽聽古典音樂,所以應屬葉匡時最受女生歡迎,「他是個很健康隨意的人、沒有知識份子的身段架子,容易交心不打高空。」葉匡時常辦活動,體格好個性樂觀,交友很廣,「所以常看他身邊有很多女性友人!」葉匡時聽了大大喊冤「絕無此事!」他解釋,當時他是台風社社長,因為轉系所以大學唸了五年,大一大二常翹課搞社團,「因此交了不少朋友,和女人緣絕對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