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車生涯多風光 ▲早期的金馬號、中興號及國光號小姐,隨著公路局黃金時代的消逝,如今已成絕響。(鄭秀蘭提供)
憶當年 ▲民國48年,金馬號是最高級的長途巴士。(本報資料照片/柯承惠翻攝)
▲蔡淑美初進台西客運的甜美模樣。(許素惠翻攝)
莊美枝憶當年飛快車小姐時髦制服。(郭石城攝)
▲昔日台西客運的車掌小姐風韻依舊,由左而右分別為蔡桂櫻、王麗珠、周秀麗、洪繡麗、蔡淑美。(許素惠攝)

民國五○至六○年代,台灣陸續完成十項建設,鐵公路交通建設突飛猛進,標致的隨車小姐成了時髦行業,不論是國道客運、各地公車的車掌小姐,或是火車的飛快車小姐,因外型搶眼亮麗,成了許多男性夢寐追求對象。

賣座花招 金馬號掀風潮

早年公路局的「金馬號」,為提高服務品質,挑選亮眼的金馬號小姐,經常成為媒體報導焦點。即使中南部客運公司,為加強服務、吸引乘客,也招考身材高(身兆)、外貌甜美年輕女性擔任車掌,百年老店台西客運就有多位車掌小姐迷死一堆乘客。

服務近四十年的台西客運副理蔡桂櫻指出,當年公司集訓中心專門對車掌小姐進行勤前與在職訓練,雖不至於要求「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美姿、美儀的訓練都十分嚴格,加上臉蛋、身材都是一時之選,制服一穿,氣質非凡,迷倒眾生。

「早年車掌小姐社會地位高,待遇也比公務員好,是許多女孩憧憬的職業。」曾擔任車掌的股長洪繡麗回憶,當時同事中不少畢業於嘉義女中、虎尾女中,行情好得不得了,在「客運姻緣」牽線下,另一半個個青年才俊,台電工程師、老師、公務員等不一而足。

追求者眾 羅曼史一籮筐

昔日車掌蔡淑美最有趣的回憶是,每當住宿的名花有主時,男友請吃東西往往全宿舍同仁都跟著有吃有喝,女主角收到大禮物,其他同事也會收到男主角攏絡人心的小禮物,好康全宿舍均霑。資深職員王麗珠擔任車掌時也曾迷倒眾生,她猶記有次一位男生在追「學姊」,保守的年代不敢單獨出去約會,為掩人耳目,便假借名義邀整宿舍同事一起出遊。她當時只是見習生,不明就裡地跟著大夥玩一整天。

如今客運車僅剩阿羅哈有隨車小姐,火車也沒有隨車小姐,只有高鐵設女性列車長。外型甜美的阿羅哈隨車小姐劉金枝,曾被客人狂按服務鈴,只為了想跟她聊天,也有位建商把自家蓋的房子便宜賣給她,稱得上是隨車小姐的最佳「福利」。

時髦行業 光環僅次空姐

除了國道與各地客運,公車系統最發達的台北市公車,早年也傳出許多乘客與車掌之間的浪漫互動故事。美麗車掌不但是昔日搭乘公車時的賞心悅目焦點,許多熱心服務的車掌也發揮扶助老弱重要功能,成為台灣民眾對於公車這項大眾交通工具的重要回憶。

端出四十多年前擔任飛快車小姐所拍的俏麗沙龍照,莊美枝面露靦腆笑容:「飛快車小姐制服相當漂亮,很多飛快車小姐都私下拍照留念,當年拍沙龍照是時髦玩意兒;也因制服光鮮亮麗,每次外出都十分引人注目,自然追求者眾,那個年代飛快車小姐的光環,僅次於空姊!」

形象掛帥 還要身家調查

飛快車是以數輛柴油車聯掛行駛,是當時最高等級火車,之後才有觀光號列車,每位飛快車小姐負責服務一個車廂的旅客。

莊美枝廿歲就擔任飛快車小姐,當時這份工作還得經過身家調查。她說,「家世清白是錄取基本要件,且身高要一六○公分以上、身材要剛剛好,因當時鐵路局正在大力推展觀光,考試除了國文,還要考基本英語會話。」

如今台鐵、高鐵隨車小姐早已不需要「家世清白」等條件,高鐵形象廣告主打的焦點,也已轉為協助民眾找回失物的貼心服務,但隨車小姐親切美麗的形象,仍是許多民眾踏入車廂後不變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