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年張洹回到中國,在上海郊區設立占地兩千三百坪的超大型工作室,尋找與中國歷史文化結合更緊密的創作可能。他的創作也從個體化的行為表演,轉為工廠般的「集體藝術生產行動」,他僱用畫家、雕刻師、工匠等人員近百名,陸續開發出以動物毛皮、香灰等特殊媒材製作的雕塑、繪畫等。

這次在台灣的展覽中,可以見到他的香灰畫和香灰雕塑如《革命愛情》、《迎春花》等。以香灰作為媒材,展現了張洹近年對佛教的興趣。三年前張洹成為一位居士,法名「慈人」。「香灰對我來說,是種集體靈魂,集體記憶和集體祝福。因為沒有一個人在寺院裡面對佛時,是在詛咒別人,都是非常虔誠的美好祝願。」

這次個展裡,也展出張洹去年九月在比利時執導的韓德爾《塞魅麗》歌劇的紀錄片。這齣歌劇在有三百年歷史的布魯塞爾皇家歌劇院上演,場場爆滿。此劇是韓德爾以希臘神話為本的古典歌劇,張洹卻從浙江衢州運來一座有四、五十年歷史的木結構老祠堂,並將此一祠堂真實發生的愛恨交織情節,融入《塞魅麗》。這齣歌劇將代表比利時,參加今年上海世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