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中國農業部批准兩種轉基因水稻、一種轉基因玉米的安全證書,意謂著中國或將因此成為第一個實現轉基因水稻商業化的國家,再度引發國內外爭議。綠色和平組織即對中國許多接近商業化生產的基改水稻的專利全都被國外控制提出警訊,認為一旦批准商業化種植基改水稻,中國的農業生產、糧食安全和糧食主權將面臨重大危機。

非基改傳統作物仍居主導

2008年的糧食危機,讓基改作物再度成為全球爭論的焦點。支持者把它視為二次綠色革命,強調它的高效生產率與解決糧荒的重要性。然而反對者以它可能對野生品種、生態環境甚至食用者造成不可逆的傷害而不願接受。要探討此問題應該從民生、經濟、生態、國家安全等多面向來做理性的分析。

(一)就糧食供應而言,目前種植基改作物主要國家為美國、阿根廷和巴西,主要種類為大豆、玉米、棉花及油菜。全球基改作物面積為1.25億公頃,只佔全球農田面積8.3%,非基改的傳統作物在全球糧食供應上仍將起主導作用。

(二)在經濟效益方面,有學者整理指出超過90%的基改品種對產量沒有很大的影響。在使用基改玉米後,對減少農藥使用有顯著效果,多數農民收益會提高,但不一定會高於購買基改種子的成本(基改種子比傳統種子高出4倍),在蟲害不嚴重地區反而會出現純收益降低的情況。目前全球基改種子的供應係由少數幾家跨國企業所壟斷包括:美國的孟山都、杜邦、陶氏化學、瑞士的Syngenta和德國的拜耳等。估計2008年全球基改作物種子銷售額達75億美元,這方面的利益也幾乎為他們所獨享。

(三)對生態環境造成的影響,自1999年洛西(J.Losey)發表基改玉米影響帝王斑蝶幼蟲存活,引發爭議後,2007年羅西馬歇爾(Emma Rosi-Marshall)發表基因轉殖玉米可能對農業區河流的生物造成負面影響的研究報告後,更是掀起激烈的科學論戰,該項爭議持續至今仍未有定論,尚待更具體科學數據來驗證。

(四)就國家安全考量,不同於傳統的作物種子,基改種子是科技研發的產品,因此受到專利保護。而目前全球基改種子的專利被少數幾家跨國企業所把持,未來如果全球農民普遍改用基改種子,就必須完全依賴這些農業生技企業的供應並受其約束,不僅人民的生存命脈會掌握在別人手裡,全球糧食生產也會落入跨國企業的掌控之中,成為另一種經濟托拉斯。為免遭到操控,中國有必要加強基因資源與基改作物智財權保護。

研究從寬商品化則應從嚴

糧食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必要元素,在生存與風險之間,不同區域、不同國家的人民會有不同的選擇,無可厚非。不過政府有責任把風險與利害說清楚並明確標示,讓消費者可以自行決定。基改作物固然是解決未來糧荒問題的重要選項之一卻不是唯一,它本身仍存在潛在性風險,應審慎為之。要推動之前應先擬妥基改作物相關管理規範並做好未來推動基改作物的完整規畫。基於科技是創新的原動力,對於基改作物研發工作,仍應持續增強力度。至於政府對於基改作物與相關產品的態度或許採研究「從寬」,商品化「從嚴」,會是個較理性可行的態度。(作者為陳李農改研究團隊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