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美國國際經濟學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約翰.威廉姆森(John Williamson)總結了80年代、包括世界貨幣組織、世界銀行、國際經濟研究所、美國財政部等機構,為之前幫助拉美國家克服連續的經濟、社會危機所提出的10項措施,提出「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這個名詞。其中關鍵的三大支柱為:財政節約、民營化、金融市場自由化。

2004年,美國高盛公司中國顧問約書亞.雷默(Joshua Cooper Ramo)在英國倫敦外交政策中心發表一篇題為「北京共識」(The Beijing Consensus)的論文,其指出「中國的經驗在於漸進式的創新和實驗」,俗稱「摸著石子過河」。

北京共識源自經濟實力

值得注意的是,「華盛頓共識」是美國雷根總統執政8年之後,政治上站在「新保守主義」、經濟上站在「新自由主義」的觀點而有意地被提出,其參與者確實地接受了此一共識。

但是,「北京共識」則因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人民生活條件提高,正如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所言:「中國自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使3億人擺脫貧困;人類歷史上,沒有這麼多的人,在如此短時間,經歷過這麼快的增長」,是由國際輿論自發提出觀點。許多第三世界國家,欣羨中國經濟的高成長,也期待著政局穩定;中國即使並未標榜著「北京共識」,但在國際外交上,卻以其特有的政經結構模式自豪。

本世紀以來,911事件改變了美國對國際事務「開放多元」的態度,小布希執政8年,美國內部與國際關係,充滿著互不相容的對立與衝突;始於2007年中的「次貸風暴」、到2008年9月從紐約華爾街引爆的全球金融海嘯。兩大事件,一前一後,嚴重地撼動了美國全球政治、經濟唯一霸主的地位。

執政策略面臨巨大挑戰

最明顯的表徵,中國因相對損害輕微,趁此而順勢崛起,去年4月倫敦「歐胡會」,國際間出現「G2」此一新名詞;雖然,中國官方數次表示,不贊成所謂「兩國集團」(G2)的說法。

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姚洋,最近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發表〈北京共識的終結〉(The End of the Beijing Consensus)一文,他表示「中國經濟的成功要歸因於它非常規的經濟政策ˍˍ混合型所有制,基本的財產所有權,以及政府的大力干預……從民主觀點來看,由於中共缺乏執政合法性,因此需藉著不斷地提高人民生活水準,以彌補其一黨專政所欠缺的社會支持。到目前為止,此策略是成功的。但是它開始露出山窮水盡的跡象:收入的失衡不斷加劇。」

中國2009年經濟成長率8.7%,可望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從城鄉貧富差距來看,人均GDP只有3600美元,排在世界100名之後,只相當於全球人均8000美元的44%;和已開發國家人均4萬美元相比,連1/10都不到。

「北京共識」是一個動態而隨時改變定義的名詞,在經濟發展與民主政治間,依「杭亭頓-第三波民主」理論,中國是不是有可能複製台灣經驗,面對8億農村人口,加強提升農村所得、同時維持整體國家經濟發展與安定?容許言論自由基礎上的不同意見與異見?不再有「政治犯」、人權獲得最低限度保障?甚至,與中國一衣帶水的台灣,是不是有可能作為領航先驅、以善意出發、主動複製台灣經驗?將是未來兩岸互動之間的創新話題。

(作者為前海基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