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看過去數據,健保基本上一定是越花錢越多,世界都一樣,因為人口老化,慢性病變多,如果還要引進醫療新科技,包括標靶藥物,健保費用成長率都會比GDP來得高。

填補財務缺口 方法用盡

台灣也不例外,過去幾年,台灣沒有調高健保費率。95年就應調整費率,但當時遇到政治壓力,所以健保局用微調,及調高煙捐等其他財源補救,到去年為止,能補的方法都用上了,不得已才考慮調整費率。

外界認為健保局在沒有處理好藥價黑洞、不當浪費前,就先調整費率是不應該,要求先把上述問題解決後,再談調高。但我的看法是,健保局雖盡力解決上述問題,但只要健保制度存在一天,就不可能完全沒有問題。

10年前健保開辦時就存在一些問題,只要有保險,交了錢、然後要花大家的錢,醫療資源就難免有過度使用的問題,因為「定義」難下,例如,怎麼樣的資源使用算是浪費呢?

以藥價黑洞問題為例,台灣健保使用的是日本模式,每2年做一次市場調查,因為醫療院所議價,讓藥價下跌,我們作市場調查後,就把健保支付價格也往下調,有效降低藥價差。

藥價差 有效降低藥價

我要說,藥價差是種非常有效的降低藥價的方式,如果要求零價差,那麼,我不了解醫療院所還會不會去努力議價,如果大家都不議價,那麼藥價能否降下去,這是很大的疑問。

但我們仍願意回應外界的質疑,努力與醫界、藥商及藥價價團體討論其他的可行性,例如藥價總額,但我要說,它很難消除。藥價差或者醫療浪費,都有可能存在,健保局有責任去將不合理的方式儘量改到合理的程度,但是一定要合理,但如果說要把這些問題通通解決,才能調整費率,我要負責的說「做不到」,我也相信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做得到。

健保出現虧損,如果大家堅持費率不准漲,健保局願順從民意,但這樣做的後果一定會有缺點,民眾願意承擔嗎?

費率不漲 給付項目減少

舉例而言,如果收入趕不上支出,也許新藥我們就沒有能力進貨了,也許一些病,自負額就要提高。以洗腎為例,現在台灣每年新增洗腎病患2,200人,每個人一年要花60萬,如果醫療費用不再成長,該怎麼辦,難道新的洗腎病人不讓他們洗?這是很嚴肅的問題,錢不夠,一定會有一些給付不能做,難道是胃藥全部不要給,由病人自付?

如果大家都認為全民健保是有價值的,有錢人可以多出點錢,身體健康的人可以多出點錢,那麼健保費率稍微調高,民眾可以認真思考,願不願意接受?尤其健保費雖調整,但調整幅度與全世界比起來,應該還算是合理的前提下。

我了解,因經濟不景氣,大家負擔都重,覺得調保費會增加負擔,但是現實問題是,如果保費都不調,到今年底,健保財務缺口就會超過一千億。

也許民眾會問,有缺口有什麼關係,繼續借錢就好了!但萬一持續借錢下去,而利率又攀高,就會形成惡性循環,還是要繼續找錢,不論是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負擔,也是人民稅收,萬一有天借不到錢,或者利息負擔很重,那健保會不會有崩潰危險?

我想健保財務難處,企業界最清楚,我們曾經與工商企業界的大老們座談,他們一下子就聽出問題所在,儘管健保調漲,雇主也要增加負擔,但是他們也認為,繼續借錢絕對不是辦法,而是希望健保局能夠等到時機好一點再調漲,但什麼時候才算是調漲的好時機呢?健保財務能否等到那個時候?

推動二代健保 長久之計

健保調漲方案還沒做最後決定,對於外界質疑健保局提出「月薪3萬元以下」的民眾健保費不會調高的說法,我也要澄清,這是媒體自己試算的結果,一切都還沒定案,健保局仍在精算中,即使方案提出後,也要經過政院審核,一定會將民眾意見參考。但長久之計,還是要循修法推動2代健保,擴大費基。

(中央健康保險局局長鄭守夏口述、記者薛孟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