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署長楊志良拋出健保費率須調漲的勁爆話題,震撼台北政壇,但即便楊志良希望速戰速決,避免財務持續惡化,只是該議題早跳脫專業範疇,在重重政治考量下,改革健保財務已成為知易行難的挑戰。

幾乎每任衛生署長都曾宣示改革健保財務的重要性,但面對藥價黑洞、醫療資源浪費等陳年老問題,改革健保財務難免就會得罪醫界,而醫界又講求師承、輩份,多數方案最後總是緊急煞車的多,更別說漲價沒民眾喜歡,可能引發民怨,衛署官員最後只好改用微調、調整健保級距或提高煙品健康捐等「杯水車薪」的方案,替健保急救。

問題是救急不救窮,而且台灣逐漸老人化,媒體雖質疑台灣老人年增率不如外界臆測的那麼高,但民眾對醫療越來越仰賴,而且科技日新月異,全球對「延年益壽」的期盼,讓新藥在推出階段,藥價都很昂貴,每種新藥對病患而言,都是個「希望」,若健保不給付,就像宣布弱勢病患死刑,但若要給付就要花錢,對財務困窘的健保而言又是筆沈重負擔。

歷任衛生署長中,楊志良算是膽子大的一位,上任後宣布調漲健保,讓他與立院短暫蜜月期立即結束。不久後,又在選前重提調漲健保,讓他被敗選一方痛批,即便傳出調漲方案被吳揆打回票後,楊志良仍堅定的表示調漲方案不變,讓幕僚聽冷汗直流。楊志良為健保調漲屢敗屢戰,再次凸顯健保財務改革人人會講,但實際做起來卻是知易行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