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文化瑰寶 ▲吐爾基山墓出土的金銀器造型、紋飾、工藝等受到外來文化的強烈影響,尤其直接影響來自唐朝,圖中這個「銀鎏金摩羯紋海棠式盤」就是一例。■照片提供:時藝多媒體
▲圓形金飾片,裡頭有一頭金雞的圖案,代表太陽。■照片提供:時藝多媒體
▲透明玻璃高足杯,外型和現代高足杯差異不大,是當時盛行於伊斯蘭的器物,可見遼代與西方頻繁的貿易往來。■照片提供:時藝多媒體
▲金銀器造型、紋飾、工藝等受到外來文化的強烈影響,圖為雙獅紋鎏金銀十曲盒。■照片提供:時藝多媒體
▲圓形銀飾,象徵月亮,有月兔、吳剛、月桂樹等圖案。■照片提供:時藝多媒體

農曆年節人們不忘喝一杯助興,手持的高足玻璃酒杯可以襯托美酒的晶瑩剔透。然而,你可知道,近千年前,高足玻璃杯就已出現,且造型和現代的酒杯幾乎沒有差別!它就是從「吐爾基山」遼代墓出土的玻璃高足杯,因為「現代化」的造型,令當年在現場的考古人員嘖嘖稱奇。

當年考古隊領隊內蒙古博物院院長塔拉甚至手拿這個杯合照,他說:「如果不是當場拍照佐證,恐怕沒人會相信這麼現代化的酒杯,是從千年前的遼代山墓出土的。」

吐爾基山墓 傾訴契丹千年文明

國立故宮博物院、內蒙古博物院、旺旺中時集團時藝多媒體共同主辦的「黃金旺族:內蒙古博物院大遼文物展」,現在故宮圖書文獻大樓盛大展開。一一五組件來自內蒙古博物院的遼代文物,計有金器、瓷器、玻璃、服飾、馬具、兵器、生活器用等,訴說著契丹民族橫跨春秋戰國至宋遼時期的千年草原文明。

其中最難得的「吐爾基山墓」文物,還是中國首次出借到海外展覽,凸顯這批文物的珍貴。二○○三年三月,位在內蒙「吐爾基山」的採石礦隊伍,在採石過程中發現一座墓葬。內蒙古文化廳得知消息之後,命令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進行現場勘查,並組成以塔拉為首的考古隊。

墓葬文物豐富又精美 故宮展出

吐爾基山墓為石室墓,是目前發現年代最早的契丹貴族墓。該墓是由墓道、墓門、甬道、墓室及左右耳室所組成。由於墓室內曾浸水,因此墓室內的壁畫多半脫落,僅在藻井和墓門上有殘存。墓內隨葬品有銅器、銀器、金器、漆器、木器、馬具、玻璃器和絲織品等,豐富而精美。

兩百餘件出土文物有不少金飾品,如帶流蘇的鎏金銀金牌飾、摩羯狀的金耳墜、金手鐲、金戒指、瑪瑙手鍊、金耳勺、帶香囊和鏤空金球的瑪瑙項鍊等,在造型上都極具特色,顯示遼代初期在政治、藝術文化上的高超成就。

從這些工藝品的設計,不難看出受到外來文化的強烈影響,顯見遼代與東西文化的頻繁接觸,如「銀鎏金摩羯紋海棠式盤」就直接受到唐代工藝的影響;其中最令人驚豔的是一只高足玻璃杯,杯壁很薄,內有氣泡,通體透明微泛綠色,採用無模吹製法製成,並非由當時中原的玻璃製法作成,而是伊斯蘭地區常見的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