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開花的水社柳,花穗偏向金黃色調,因此也博得「金柳」美稱。(沈揮勝攝)

百年前在日月潭發現登錄的特稀有植物「水社柳」,因環境變遷一度被視為已在原育地絕種,即或學界後來掌握到宜蘭、屏東幾處殘存族群,但個體寥寥可數,仍難逃滅種壓力。魚池鄉幾名農友,這幾年不但讓日月潭區的水社柳重現光彩,還成功繁衍出數萬株新苗!

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植物學者黃朝慶表示,由在地居民以在地的環境意識,發揮出來的在地力量最可貴。水社柳為全球台灣獨有,且因瀕絕亟需搶救的珍稀植物,魚池鄉這幾名農友自發性伸援手,是庶民對環境關懷的最佳的範例。

魚池農友努力 繁衍數萬株新苗

住魚池鄉頭社村,與日月潭水社村僅一丘之隔的農友黃大瑋和黃順昱是堂兄弟,從小就覺得自有耕地旁那十多棵老柳樹,與校園池塘邊的楊柳、水柳很不一樣,不但葉片較大,春節時還會開出金黃花穗。詢問長輩,老人家說不出所以然,只稱呼它們「金柳」。

九二一震災後,重建輔導團隊進駐。特生中心學者指導環境觀念,村民在生態導覽課程中驚覺了這一片看起來不一樣的柳樹,竟然就是台灣最古老,且與人們最親近的水社柳群落。中生代知識分子王順瑜,震災後從外地回來協助整合家鄉農業資源。聽聞有水社柳這種特殊植物,和黃順昱、黃大瑋討論復育,九十六年首次以扦插繁殖試種,但成功率偏低。

防止基因衰退 待回歸種子繁殖

去年底調整腳步,避開所有可能導致失敗的原因重新栽植。今年春節期間,老株開花滿樹金黃,數萬棵的苗木也冒出新芽。

日月潭舊名水社海。事實上,水社柳在水社海周邊從未消失過,只是一般民眾不認識或未留意而已。黃朝慶研判,頭社這十多棵老樹,應該就是百年前被發現、登錄那一個原始群落。

他說,水社柳現況確實岌岌可危。農民利用無性繁殖成功,雖可讓它們的滅種壓力暫時延緩,但仍難避掉基因衰退危機。要徹底解決問題,還是得回歸種子繁殖,有了不同的親代,才能永續繁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