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怯場不全然是壞事,恐懼能讓人聚精會神,害怕出錯,反倒能激勵人做好萬全準備,免於失敗。

企業員工免不了要在會議上作簡報,或者向公司高層報告營運狀況。對許多人來說,上台講話是件苦差事,愈緊張就愈容易出錯。

上台就兩腿發軟,也不必太難為情,因為許多名人都會怯場。大文豪馬克吐溫(Mark Twain)靠演講賺進的財富,遠勝過爬格子,他曾妙評道:「演說者有兩種,一種會緊張,另一種在說謊」。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最有名的記者、主播與主持人莫洛(Edward R. Murrow)生前曾說,上台皮皮剉的經驗,專業演說人最了。

孤零零站著 無處可以躲藏

《演講者自白》(Confessions of a Public Speaker)的作者伯昆(Scott Berkun),是資歷15年的專業演講人,每年要發表30場演說。他的經驗談,鐵定嚇壞不少人。

伯昆在波士頓的酒吧,曾被喝得醉醺醺的聽眾喝倒彩,在紐約對著空空盪盪的座位演講。他在莫斯科的講台上滔滔不絕時,筆電好巧不巧當機,在聖荷西發表重要演說,該死的麥克風卻掛點。在巴黎,邀請他演說的企業高層在台下夢周公,讓他渾身發毛。

當然,一般人在公司做簡報時,不太可能碰上伯昆經歷的可怕遭遇,但無論業餘或專業演講者,克服恐懼都是關鍵第一步。

伯昆說,人類的大腦認為以下四種情境對生存而言至為糟糕:孤零零站著,置身空曠且無處可躲藏之地,手無寸鐵,面對一大群盯著你瞧的生物。以上四種危險狀態,簡直就是發表演講的翻版。

一次又一次 練習中磨自信

雖然伯昆早有多年的授課、開研討會及演說經歷,但他承認,登台之前,甚至在台上說話時,他的大腦仍感受得到恐懼。

怯場不全然是壞事,伯昆以過來人經驗告訴大家,恐懼能讓人聚精會神,害怕出錯,反倒能激勵人做好萬全準備,免於失敗。

他的建議是,把害怕失敗的精力運用在反覆練習中。找家人或幾個可信賴的朋友,坐在台下充當聽眾,一次又一次練習,直到對演說素材滾瓜爛熟,且面對真正的聽眾時,能把練習時的水準展現出來。

伯昆認為,大多數人不愛練習,覺得練這個很蠢。他說,在家裡只穿內褲練習演講,對一群假想聽眾高談闊論,是很白爛沒錯。但從練習中得來的自信,能鍛鍊出即席演說的能力,面對無預警的狀況,例如棘手的提問或器材意外壞掉,就都能應付自如。

盯著當權者 小突槌別在意

伯昆認為,練習時可以稍微放鬆,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若想成功,首先要拋開的就是追求完美的念頭。因為,即使最頂尖的演說者,也都會出現一籮筐失誤。大多數聽眾都很寬容,對小突槌不會太注意。

如果想在公司作報告時有漂亮演出,伯昆建議演說人,要先弄懂會議室裡「誰最大尾」。伯昆說,要搞清楚誰才是真正掌大權者,報告時把注意力聚焦在此人身上。

上台前先與聽眾隨意聊聊,也能讓人放鬆心情。因為這意味演說人不是對一群陌生人講話,「朋友比較不會想把你生吞活剝」,伯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