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不休的ECFA牽動著兩岸的未來,也拉扯著國內藍綠政黨的神經。然而,這麼重大的公共政策卻缺乏充分而公開的政策辯論,著實怪哉!

回歸ECFA這台海兩岸經濟協定架構的本質,其實就是跨國區域間的自由貿易協定。它跟80年代新經濟興起之後世界上所有跨國區域貿易區的設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重點都在卸除關稅壁壘,讓貿易活動和商品更加來去自如,也是所謂「新自由主義經濟」時代的來臨!

自由貿易區須周延討論

歐盟是規模最龐大的新跨國自由貿易區,橫跨西歐幾十個國家,有大有小。關鍵的《馬斯垂克條約》從提出構想到簽訂花了近20年時間才完成,歐洲共同市場體制才成形。討論過程中充滿各種問題,包括歐陸長久以來的民族仇恨,開放國界後人民該如何和平相處,大小國之間如何因應資金自由進出所導致的產業外移或勞工失業問題。而北美自由貿易區協定NAFTA被提出時,北美洲各國也曾因為恐懼從此將加深南北國產業失衡和依賴發展問題而爭論不休,因而也討論了整整20年。

相較之下,台灣的ECFA簽訂卻少了必要的公共討論。主要當然因為該好好做產業轉型的90年代,台灣為了建立國內民主架構而延誤普世性的經濟轉型議程,另一方面則因為牽涉「敵對國」經貿關係,國防考量下貿易不純粹是經濟議題。這些顧慮都使得政府部門在資訊提供上是不夠完整的,對於簽訂後即將發生的社會經濟影響評估也不夠全面,導致民間不信任問題。正因為如此,執政者更應該注重與大眾溝通的必要性,避免因為過度著急反而引發政治危機,吃緊弄破碗!

經濟全球化引發了新跨國區域發展議題,使得台灣這規模不大的經濟體飽受威脅。

大致來說,有三種關鍵性威脅:第一是以中小企業為基礎的台灣在新自由貿易體制中經濟基礎容易流失,因此政策應該考量如何預防經濟徹底崩盤。第二是戰後台灣尚未建立好一個中央與地方分治的自主治理體系,地方長久以來是被剝削的對象,當自由經濟流來了,地方不但容易流失,也容易被國際資本控制。這方面,中國便有宏觀調控的機制來阻卻國際資本的剝削,是政策上該參照的對象。

選舉語言取代長遠思考

第三則是台灣的國家地位未定論,導致台灣在國際貿易關係中始終未能有充分的國家主體性來進行經濟協商。執政者該思索的是,ECFA的簽訂能否沿用WTO的準台灣主體性,以確保不因經濟危機而威脅政治共同體的永續。

筆者不贊成沒有公共辯論而貿然簽訂ECFA,但也不贊成為反對而反對。

我認為台灣需要稍微理性一點的公共討論氛圍,好好處理已被延遲了20年的政治經濟公共議程,而不是讓選舉語言和假危機論述取代真正的國家發展長遠思考。至於民進黨所堅持伸張的全球社會正義,包括農工工作權問題,確實重要,但那只是全球經濟中社會危機的一個面向而已!從中央、區域到地方,台灣都需要一個能全面處理危機的治理體系,這才是全球區域治理真正的挑戰!

只有提出長遠的施政方針,尤其是產業升級和經濟轉型計畫,以確保台灣永續發展基礎,才能積極挽救國家競爭力衰退的危機,也才能如意地搭華人經濟這條龍船起飛,同時確定不被醒來的老虎活生生地吞掉!

(作者為社會文化評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