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農曆春節前夕,我與天津一位剪紙的劉師傅,天南地北的緣分交情便要「啟動」。在大陸的各種人際關係中,高來高去的虛招從來不缺,但要讓一位民俗師傅手上的功夫,成為我個人絕無僅有的國際人脈資源,可不是單憑「利益」二字就可以搞定。

猶記得04年春節前,我到天津著名的天后宮民俗大街逛著玩。各種熱鬧應景的攤位中,天津剪紙特別吸引我。我恰好正尋思找些可以寄送給國際友人的中國味兒禮物,劉師傅作品的設計獨特精巧,質感鮮活特別符合外國人喜歡動物的造型,又難得嵌入了英文字的年節符號。

剪紙,不過最多是每張十來塊錢的生意交易。但我最初第一眼看出他的獨具匠心,並且惠予稱讚,讓這位見過客人多如牛毛的劉師傅同樣印象深刻。中國大陸地廣人稠,對於我們這些一開口人家便知是「台灣口音」,許多人際往來的起點,往往在於是否「會心一眼,起念一握」!

劉師傅當下的熱情招呼,動機之中當然包括要不要宰殺我這頭「肥羊」呢!這也是在中國任何人際關係的繼之而起,倘若不是包含某種「潛在利益」,經常難以維繫的關鍵。我的破解之道,在於「態度直率,保持神秘」!和劉師傅當時詞鋒的你來我往,探了他喜怒的個性底線,也查了他現實與豪氣的比重,我便開口以「買兩千塊錢」的數量直接襲擊,並且告訴他今後我每年都要買,我要他給我他「最好的功夫」!

在與大陸朋友交往的過程中,我一向省略台灣人性格中常有的迂迴扭捏。這在台灣或許是一種客套禮貌,但並不適合在大陸沿用。人際關係背後其實也是時空與金錢的耗損;因此不在「多」,而在「準」!既然劉師傅放眼望去就是「對的人」,我寧可把到處走逛殺價的力氣,直接集中在說他身上。要從一場交談閒嗑,最終成為今後每年固定的訂做、遞送、匯款,這就不是「萍水相逢」的層次,可得有些超越金錢邊緣的「氣味相投」才行。

有了緣分、有了利益,我作為最後出手的底牌,才是「名氣」!劉師傅後來得知我原先是鳳凰衛視的主持人,尤其驚喜萬分。和大陸民間基層往來,名氣作為一場最後的驚喜,往往能讓賓主盡歡,也成為從普通交情打入心頭友誼的最後一腳!中國大陸的億萬人海之中,「名氣」是符號辨識的關鍵力量。因此社會關係中最常聽聞或遇見的,往往是那些只會把名氣或關係仗著又吹又擂,但真相卻不免是見識淺薄的傢伙,並且想要忽悠混騙為多。

與天津剪紙的劉師傅的關係,當然無須如此複雜,如同每年我訂製寄給國外友人的「剪紙輕,情意重」,這一路至今六年的深交情,既是劉師傅多年的刀下功夫,也是我自己的一回人脈練劍。收到剪紙禮物驚呼雀躍的國際好友們,算是見證這場刀光劍影的受惠觀眾,在他們的異國冬雪中,感受著濃厚的中國過年氣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