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薄的工資讓年輕的大學教師不得不繼續啃老。不少碩士畢業後到大學任教,工作數年月薪不足2000元(人民幣,下同),女教師可以靠嫁給有錢人脫貧,男老師困境更艱辛。

《中國青年報》報導,許多是位大學教師,她第一次領工資時,從窗口裡扔出薄薄的1704元。她用其中4元買2注彩票,「如果中500萬元要全部存起來,然後每月給自己發1萬元工資。」她當然沒中獎,除去合租的房租、水電等生活開銷,每月都無餘款。

許多相親後嫁給一位國稅局官員的兒子。他在稅務系統工作,好多間房子,還有1輛公車、2輛私車。許多說:「人是醜了點,看慣了都一樣。」

鄭革來到城市任教4年,依然住在學校不到10平方公尺的單身宿舍,學校每月從他工資中扣除550元作為房租,他每月入帳工資不到2000元。

鄭革去年考上社科院博士,他最大的願望是回到學校教書。這也許是很多年輕教師雖有怨言但還甘守清貧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