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是人類當前最大威脅,但國外科學家最新研究發現,暖化並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壞」。國內學者認為,好壞之間難以拿捏,會影響各國溫室氣體減排目標,這也是去年底哥本哈根會議無法達成全球協議的原因。

目前的氣候模式推估全球每升溫攝氏一度,相當於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增加四○ppmv(百萬分之一體積),但歐洲學者最新研究指出,每升溫一度只等於增加七.七ppmv二氧化碳,約為現行數據的五分之一。

這份研究出自瑞士聯邦研究院、伯恩大學及德國的學者,日前刊於科學期刊《自然》。國內學者評論指出,這是國際上第一份體檢全球二氧化碳「正回饋」效果的論文。

「正回饋」是指暖化對環境的破壞。中研院環境變遷中心研究員周佳舉例,暖化造成土壤升溫,導致微生物增加活動量、加速吸收氧氣、吐出二氧化碳,進而升高大氣二氧化碳濃度。但暖化也會產生「負回饋」,例如北極某些地方融冰後變成植被吸收二氧化碳,可減緩暖化危機。

歐洲研究團隊分析兩多萬份全球氣候資料,比對九個全球氣候預估模式,及取自一○五○至一八○○年南極冰芯的二氧化碳濃度數據,得出每升溫攝氏一度,相當於增加一.七至二一.四ppmv二氧化碳,平均值約七.七ppmv,僅現行氣候模式估算數值的五分之一。

這是否表示暖化沒那麼嚴重,人們不需過分擔心?周佳認為,古氣候形成的環境條件與當代工業社會差距太大,歐洲的研究設計還須進一步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