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致遠父親日前病逝,更加強他挺身捍衛自己清白。(本報資料照片/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陳致遠的父親陳進國在20日清晨4時病逝,陳致遠這一次不是為自己,而是為父親跳出來澄清:「父親因感冒引發肺炎,並非外傳借酒澆愁而酗酒所造成。」為了父親遺願,陳致遠將全心投入未來這場為陳家名譽的保衛戰。

陳致遠回到台東料理父親後事,由於事發突然,尤其陳父生前從未向兒子提起有關假球案遭起訴之事,大年初二(15日),陳父首度私下對陳母提到對於兒子的百般不捨與無奈,希望司法能趕快還給兒子清白。

陳致遠得知此事頗感自責,在跟友人的電話中觸及心事,不禁悲從中來,啜泣起來。從涉賭事件爆發迄今,陳致遠不曾在家人面前流過淚,因為妻子秀琴提醒他:「你一哭會影響家人情緒。」只是這一刻,他再也隱忍不住。

輿論謠傳52歲的陳父過世因過於哀傷而酗酒引起,陳致遠昨天鄭重對外澄清,父親在過年期間感冒,加上寒流來襲引發肺炎等併發症所導致。陳父的過世,更加強了陳致遠向司法爭取清白的決心,「這是一場不可避免的戰役。」

陳致遠、致鵬兄弟會打棒球,遺傳於父親的基因和栽培,陳進國在60年代打台東縣博愛國小棒球隊時,因在聯賽敗給紅葉隊而無法代表國家出征,陳父把希望全寄託在兒子身上。

陳致遠從小到大的每一場戰役,陳父幾乎無役不與,在場邊觀看,連陳致遠加入兄弟象的選秀會,都是陳父代表出席(陳致遠在當兵未出席),兒子在國際賽和職棒的優異表現,陳父一直視為陳家的驕傲,只是兒子現在這場人生戰役,老爸確定缺席了!

據悉,陳致遠在起訴書中只被莊宏亮一人指控(另一位陳姓球員並未指控),依法需兩人以上證詞才得視為有效證據,所以陳致遠很有企圖心打贏這一仗。

這一個月來,陳致遠身心倍受煎熬,他的友人轉述說,致遠自認從年輕到現在,為國家長年犧牲貢獻,沒想到結局竟然會是如此,尤其陳父這時候過世,更加深了他為名譽清白而戰的決心,只盼父親能含笑九泉,不帶走任何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