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為真最近獲得馬英九總統任命,即將接掌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大陸媒體在報導胡為真的新職務時,幾乎都冠以「胡宗南兒子」的稱號;兩岸分治六十年後,胡氏父子仍成為兩岸議論的焦點,關鍵就在出身黃埔一期的胡宗南是國共內戰時期以「剿共」著稱的名將。

大陸近來製播涉及國共情報戰的影視作品,如《潛伏》、《人間正道是滄桑》、《解放》等戰爭情節題材,雖不脫「成王敗寇」傳統規律,但確有不少劇情已能客觀處理國共內戰史實,事實上,有些戲劇情節的人物原型,即取材自胡宗南部隊與中共之間的情報戰史料。

一名將一祕書長引發議論

胡宗南領導的「天下第一師」是蔣介石黃埔嫡系,又是當年剿共主力部隊,大陸對胡宗南的種種評價,基於軍事宣傳與政治目的,自然都是批判性的。尤其,曾任胡宗南機要祕書的熊向暉於一九九一年發表回憶錄《地下十二年與周恩來》,更是引起各界廣泛議論。

熊向暉揭露潛伏在胡宗南部隊的秘辛,無疑是國共內戰時期最關鍵的情報戰。這也是關鍵當事人自述的第一手「潛伏檔案」,不僅震驚兩岸軍政史學界,顛覆有關宣傳或史觀,也讓外界對國共情報戰的較量內幕更加關注。

熊向暉潛伏在胡宗南陣營所造成的最大傷害,最後導致國共內戰出現歷史性轉折,最為關鍵的致命一擊應是一九四七年,熊向暉把蔣介石下令胡宗南攻打延安的極機密情報傳遞給中共,讓毛澤東等人得以安全撤離延安。

熊向暉導致國共內戰轉折

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共宣布建立新中國。十一月六日,周恩來在中南海勤政殿宴請內戰時期投共的國民黨降將張治中、劉斐等人。曾獲毛澤東評價「頂過幾個師」的熊向暉,也接到周恩來署名邀請的午宴請柬。

張治中見到他就說:「這不是熊老弟嗎?你也起義了?」周恩來說:「他不是起義,是歸隊!他是一九三六年入黨的共產黨員,是我們派他到胡宗南那裡去的。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毛主席就先看到了!」

胡宗南的舊部、與熊向暉熟識的楹聯書法名家張佛千,一九九○年回大陸探親,曾在北京會晤熊向暉。他生前曾在《傳記文學》發表秘辛讀後感言,張佛千曾感慨寫道:「我要說一句對老長官不敬的話,真是鬼摸了頭!」

為父立傳還應有歷史評價

胡宗南早年曾贈詩給心儀的葉霞翟:「八年歲月艱難甚,錦繡韶華寂寞思,猶見天涯奇女子,相逢依舊未婚時。」攻克延安不久,他遵守承諾迎娶葉霞翟。葉女士晚年曾以「葉蘋」筆名發表《天地悠悠》一書,深情地記述了早年她和胡宗南將軍的家庭生活與愛情故事。

胡為真近年認真廣蒐軍政史學界對國共內戰期間,尤其,涉及胡宗南評價的檔案資料,發現甚多是以訛傳訛,或早年基於政治目的的醜化,或兩岸史觀差異的負面宣傳,流傳至今以至引起諸多誤導,最近即積極籌謀為其父親立傳,希望能還給胡宗南將軍應有的歷史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