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中國時報昨日「電子病歷互通,患者少受罪」,報導衛生署預計自四月起砸六○億補助醫院實施「無紙本、無片化」電子病歷及病歷互通,希望三年後醫院病歷互通比例達六○%。我們樂見這措施讓病患少受罪,但如電子病歷互通是一項資訊基礎建設項目,我們不要只是六○%電子病歷互通,因仍有四○%病患會有受罪機會,仍不能稱為是資訊公共基礎建設。

醫病關係雖然從過去非常不對稱(醫師完全主導病患),到醫院普遍設立公關部門強調病患抱怨處理等,但對需有專業技術為基礎的電子病歷互通,過去都仍是以醫院為中心,而非以病患顧客為中心。經歷約十年的電子病歷交換與整合歷程,包括各醫院院內醫療資訊系統(HIS)的建立運作歷程,院際電子病歷互通系統從今年開始似乎可正式進入收割期了。

報導指出目前已有九十二家醫院實施院內電子病歷,依據互通補助計畫,電子病歷實施以醫學影像及報告、血液檢驗、門診用藥紀錄、出院病摘等四類為優先補助類別。這些醫院實際補助金額,係依該醫院補助金額基準乘上院內實施電子病歷與院際互通類別之比率,醫院補助金額基準係依其開放總床數與每日健保平均門診人次所訂定,醫院補助金額基準從五百萬到一○一五萬,大小醫院補助差異不大。院內實施電子病歷與院際互通類別之補助比率則由一項電子病歷類別互通的二十%,到四項類別皆互通的一○○%。

這項計畫最重要精神是院際電子病歷互通並兼顧病患隱私權,而提供互通的誘因及減少隱私權問題,就成為本案最關鍵因素。同一醫療體系,如長庚各分院、榮總各分院間之病歷互通,係屬院內整體服務的一環,比較沒有問題;跨院際之間的病歷互通,因涉及病患權益,則需要政府介入主導跨院整合事項,才會加速此一服務之發生,並加深其服務廣度及深度。

其實類似需政府主導大型公共資訊系統的建立如戶政、役政,地政、全國工商資系統、稅務系統等,都是我國非常重大的公共資訊基礎建設,也是全國各縣市公務運作的核心系統,而且也都非常成功。

當然電子病歷除公營醫院外,還有諸多民營醫院,在各項配合措施與意願上,仍需要額外費心設計。整合互通是目前我國諸多大型資訊系統是否發揮預期功效的最關鍵議題,如能打通任督二脈,讓障礙迎刃而解,則整個系統運作就會愈形順暢。否則軟體系統看不見、摸不到,不知問題卡在哪裡,或層級不過高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都會拖垮系統的運作成效。

例如有時候個案的資訊隱私曝露,即可能會阻礙善用新技術打破機關間藩籬的機會;有時候又僅重視資訊技術的能力或程序正義的名義,卻又實際將個人資訊暴露於危機之中。隱私權的問題不是無法克服,互通的技術問題也不是無法克服,橫梗在前的是整體醫療院所資訊互通、互信文化的形塑,以及醫院高階主管對這一件事情的堅決態度。三年補助計畫已經箭在玄上,三年後來檢視電子病歷互通是否可達六○%,不應只以數字遊戲來說明達成目標,而是從最基本面,將整個醫療院所資訊互通、互信的文化,奠定扎實基礎。

希望電子病歷互通是一種所有醫院服務的常態,是標準化的服務項目,而非要求才有或不一定有的項目。我們期待醫院電子化病歷全面互通的早日來臨,也期望更多令人耳目一新的電子化政府服務。(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資管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