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鑒於台灣國家競爭力排名往下掉,其中行政效率不佳,早已經是一般庶民的觀感。雖然近日吳揆想有一番作為,也點出民眾對公務體系的渴盼企求。底下先談個人的親身經歷,再發抒一些感想。

個人前陣子因為銀行的舊存摺,已經列印到必需補發新摺的情形,所以,就利用中午午休時間到合作金庫一趟,準備換領新存摺。由於帶的印章不是開戶的印鑑章,雖然有出示本人身分證,承辦行員說依規定,必須核對印鑑章,才能換領新摺。此僵化的規定,最後由於我提高說話音量,主管趕快來安撫說可以換領新摺,又補充說不可提領現金。

首先說明本人為何情緒不滿的原因,第一,本人親自來換領新存摺,不作提領現金的動作,然而只因為帶的不是印鑑章,就必須依規定再跑一趟,此種只相信印鑑章,不相信本人其它佐證證件及簽名的作法,普遍存在於泛公務體系的組織文化中。第二,怕盜領應該是此看似渺小事件的顧慮之處,然而我既不提領現金,也不是非本人新存摺的換領,必須等客戶生氣了,才想要以息事寧人的權宜之計加以解決。難道生氣才是對付僵化官僚體制的利器嗎?

個人因為工作資歷,曾服務於民營單位及公營機構,深刻體驗公務人員保守的心態,不犯錯與遵守一切規定是行事最高的指導原則。雖然已有些民營銀行由客戶選擇可以簽名代替印鑑章之權宜作法,然而相信印章不相信本人及其簽名的作法與心態,實在有討論與調整作法的空間。

個人認為欲改變公務體系保守的行事風格,應該要有下列創新與突破性的具體作法:首先應該檢討與改變「重懲罰輕獎勵」的傳統思維。尤其慣用的「連坐法」應該加入限用的條件,否則家醜不可外揚的心態,仍會普遍存在,而且對接受懲罰的部屬可能造成不服與反彈,對接受獎勵的單位或個人,也易造成爭功諉過的現象,徒增內部的管理問題。

其次,應徹底改變仍由直屬單位主管,由少數人決定基層公務人員的年終考績,而且也不應該強迫分配不同考績等第的比例上限或下限,因為可能還是會出現員工輪流得到較差等第的考績。個人覺得應該採行現代人力資源管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打考績的方式,也就是由直屬單位主管、同事、一般接受服務的民眾等有服務隸屬關係的個體來參與打考績,除了較為客觀的優點,也較能符合公平正義的理念。

再其次,應該改變行之有年「重年資輕績效」的薪資結構,採用民間企業以能力與績效為內涵的薪資制度,否則年輕的員工不僅會消磨其上進的鬥志,而且也會形成隨波逐流的頹廢氣習。(作者為高雄師範大學科技管理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