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前夕,政府送給企業界一份厚禮─經濟部宣布放寬晶圓代工、面板、房地產等多項產業,赴大陸投資的限制。觀察開放的內容,可說相當切合過去、與現在業者的需求,唯一遺憾者是:經濟部未考慮到未來,前瞻性仍不足。

這次經濟部的開放措施中,最特別、也是「最務實」者,莫過於開放晶圓代工參股併購大陸晶圓廠。這項措施,一舉解決聯電併購和艦、台積電入股中芯的兩個問題。或許,有批評者認為經濟部此措施有「為個案量身訂作」之嫌,但,換個角度看,政府的措施不是該為民眾乃至企業,解決問題嗎?更何況,讓聯電併和艦、台積電入股中芯,對台灣有何壞處?反而是讓台灣優秀的企業之版圖與影響力更加擴大。因此,對這項開放措施,我們認為值得肯定與支持。

對面板產業,經濟部將其由禁止類改為一般類,幾近全面開放,其幅度值得肯定。但遺憾的是還是「留了一個尾巴」,在經濟部訂出「在台技術需領先一個世代以上」、「需優先在台進行下世代廠」等條件下,目前能赴大陸投資高世代廠的廠商就大受限制,大概只有友達能到大陸設七.五代廠。

但從大環境與趨勢看,大陸由於推動「家電下鄉」,加上所得已到一定程度,其對面板的需求已占全球供給的十六%以上,是全球最大的單一面板市場。大陸對面板技術的需求也最殷切,最期望台灣廠商前往設廠,與台灣廠商合作為其第一選擇,去年陸續來台的大陸採購團都不斷表達與台灣面板廠商合作的高度意願。但請注意,大陸需要的不是要被淘汰的舊廠,而是新的高世代廠。

在台灣政府仍在猶豫時,韓國政府已經「急急如律令」的在去年底前,批准韓國企業三星與樂金在大陸,分別設立七.五代廠與八代廠了。韓國政府的著眼點,就是要在台灣企業之前,先幫韓國企業「卡」到一個好位置。咱們的經濟部,可有這種想法與心態?難怪國內面板廠在肯定、歌頌經濟部的德政之餘,還要悠悠的說出希望未來政府在審核時,也能考慮因應國際面板產業發展情況,「適時修正相關規定」,以協助廠商掌握國際競爭力。經濟部為德不卒,由此可見一斑。

此外,對晶圓代工赴大陸投資,開放到○.一三微米,亦有為德不卒之嫌。試問,當各國企業在大陸的十二吋廠,已經能導入技術層次更高的技術,甚至連大陸「本土」的中芯都已導入九十奈米的技術時,經濟部這項限制,除了綁住台灣企業的競爭力外,實在看不出意義何在。難怪台積電要反映,這項開放的技術對業者爭取大陸市場,「仍相對不足」,「衷心希望政府加快放寬腳步」。

對企業赴大陸投資,從李登輝時代的戒急用忍,到陳水扁時代的「積極管理,有效開放」,不論口號如何變,一直不脫管制、限制一途。其出發點在擔心企業紛紛赴大陸投資,導致台灣產業空洞化,特別是大型指標型企業、及技術層次較高及資金較龐大的投資案,受到的限制特別多。

但十多年下來,其利弊已明確可辨。各種限制並未能讓大陸發展延後停滯,更不能讓台灣經濟與投資變得更好,反而讓不少台灣企業失去提升與發展的契機。從石化、汽車、到零售、還有科技產業,都曾因此受影響,政府每每在企業不斷陳情、呼籲,到最後關頭才略施小惠,作小幅度的開放,但台灣企業卻往往只能感嘆時不我予,在後苦苦追趕。反而是不受限制、不受矚目的小型企業與傳統產業,如旺旺、卜蜂等,在大陸成長為有品牌價值的大企業,並且回台投資。一正一負之間,政府的限制,到底是利是弊,非常明顯。

因此,政府對企業赴大陸投資的管理與限制,固然有內部的社會與政治考量,但我們認為,在全球化的今日,企業需要全球工廠、全球布局,政府限制企業,只會讓企業流失商機。只要企業在台掛牌上市,根就留在這裡。

在中國成為全球成長性最高的經濟體與市場之際,台灣企業更不能缺席於此市場之外。經濟部年前的開放措施誠然值得肯定,但我們期待未來能有更具前瞻、開放程度更高的措施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