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股春節假期後開盤前,G2中、美二國,分別有了升息緊縮的動作出現。這些動作,宣告兩作事:第一:資金無限暢飲時代結束,請飲者「自重」;第二:大家記取教訓,不再以新泡沫救舊泡沫,防止泡沫於未然將是未來重點。

中國在海嘯中,去年成功「保八」,經濟成長率維持八.五%,今年預估經濟成長率可維持九.八到十一%左右,顯然對大陸而言,經濟成長已經不是大問題。反而是當初為了對抗海嘯,強力增加民間貸款金額,引發的資產泡沫隱憂才是問題。

中國在日前再次調升存款準備率,幅度兩碼,預估緊縮三千億人民幣的資金。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就說,通貨膨脹已經顯現,雖然仍在低點,「但中國必須對目前形勢保持警惕」。顯然中國今年防通膨的重要性已高於經濟成長。

中國的動作不算太令人意外,倒是美國升息較外界預期的早,才讓人意外。原來券商的預測是美國失業率仍高,升息將延到第四季。雖然美國這次只是調升重貼現率一碼,而非聯邦基金利率,象徵意味較重,但先升象徵性高的重貼現率而不動聯邦基金利率,應該是要讓市場對未來升息先有心理準備。中美兩國的動作也等於宣告,為了抗海嘯提供的低利與充沛的資金,讓市場「無限暢飲」的時代已結束。

美國在網路泡沫、加上九一一等事件之後,聯準會曾經連續降息,在二○○二年十月把聯邦基金利率降到過去難以置信的一.二五%,之後又再降到一%,低利帶動的房地產熱潮救了經濟。當時的評論家說:「房市熱潮救了經濟,把股市養肥。我們參加了一場房地產的狂歡會…」。

雖然當時的聯準會主席葛林史班也曾懷疑的問:「榮景會招來泡沫,…我們是否正在為自己設置一場痛苦的不動產崩盤?」但卻未採取行動。當時的降息與資金寬鬆,被認為是次級房貸風暴與金融海嘯生成的溫床。許多人都批評葛林史班未即時升息、緊縮貨幣,再加上一直對衍生性金融商品未加以管理,終而釀成大禍。這次美國較市場預期快了三季升息(雖然是象徵性的重貼現率),似乎也顯示記取了教訓,不願再讓氾濫的流動性資金再創新泡沫。

中國的緊縮貨幣,壓制泡沫與通膨於未然,算是國內宏觀調控的一環,其主要影響在國內;不論從經濟或金融面看,都可說是短空長多。但美國升息,影響的卻是全球。特別是在美國利率降到接近零的水準,美元利差交易盛行之際,美國未來如逐步升息,可預見的是,全球資金又要來一次乾坤大挪移。今年的投資市場,肯定是不安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