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大陸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表示,火車票實名制試點以來,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試點地區票販子炒票情況有所下降。據介紹,目前已有權威機構在對實名制實施效果作調查研究,徵求社會各方面的意見和反映。相信實名制是否將持續、是否全國推行就與此相關聯。

鐵道部副部長胡亞東說,實名制在廣州地區的試行效果非常好,基本達到了推行的目的。真正做到了為老百姓著想,沒有給老百姓增加更多負擔。所以,整個實名制事後反響是好的。那麼,明年火車票實名制會否在全國推廣?

就如《南方都市報》社論所說,火車票實名制是民心所向。但在火車票實名制正式推出之後,也有一些異樣的聲音,有人質疑實名制的法律依據,有人說不能根絕「黃牛」倒票,有人說攜帶和查對證件增加了旅客和站務的負擔。火車票實名制的試行,一方面,會妨害到部分人的利益操作,或者會增加利益操作的成本與風險;另一方面,由於經驗不成熟,產生一些抱怨和情緒也都在情理之中。我們既應該珍視這些不同的聲音,也應該給火車票實名制一個寬容的試行環境。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春節「圍爐」的理想,火車票實名制難以承受也不應該承受春運的所有難題。經過試行,火車票實名制有哪些成功的經驗,成功的原因何在?還存在哪些漏洞與問題,這些問題中哪些是人的因素,哪些是制度的因素?流程可以如何改造,方法可以怎樣改進?火車票實名制的經濟成本與社會效益究竟如何?等等,都需要進行評估和調研。鐵道部透露,已經有權威機構在進行這項工作,這是值得大聲叫好的。

火車票實名制,最大的好處是什麼?不是解決了買票難,而是回應了民意,推進了買票的透明程度,增加了鐵路內外勾結腐敗的難度,讓乘客買到了原價票,少了窩心、堵心。因此,鐵道部委託的權威機構,不能簡單地基於鐵道部傾向的評估和調研,不能僅作經濟效益的評估和調研,而應該做一個包括社會效益、乘客願分擔的成本邊際、改進建議等在內的全面的調研和評估。

火車票實名制,在國外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它們並沒有感到實名制帶來的不便。相反,這些實行實名制的國家,一是基本上不存在「黃牛」倒票的現象,二是鐵路運行秩序良好,三是減少了車票銷售員和進出站檢票員,降低了鐵路成本;四是有效降低了鐵路犯罪;五是為「非典」、「甲流」、「恐怖活動」等大型社會事件及時提供了準確信息。同時,為了降低成本,印度、丹麥已經做到了足不出戶,網上買票,自行打印。為減少檢票上車時間,印度將檢票程序後移到了每節車廂門口,而且配備了手持式驗票驗證設備,提高了效率。丹麥正在嘗試讓實名制帶來的個性化服務和網站訂票流量成為新的利潤源泉。國外的這些先進經驗和做法,是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

相信「辦法總比困難多」,希望火車票實名制能夠在全面總結試行經驗、檢討改進不足的基礎上,盡快成熟和完善起來,盡快在全國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