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財政部2月16日公布的數據,中國2009年12月持有的美國債券從11月的7,896億美元減至7,554億美元,持有金額減至2009年2月以來最低水平,亦是2009年第5次減持。而美國國債在中國外匯儲備中的占比也有所下降,從2008年底的37%降至2009年11月底的33%。但是,日本、英國、巴西等國所持有的美國債則在增加,日本也重回美國最大債權國地位。此消息一出,中國國內外市場一片譁然。

國家利益 政策考量終線

從上述這些數據與現象來看說明了什麼呢?如何來理解中國外匯儲備對美國國債的減持?是經濟原因,還是政治或意識形態的原因?在外匯儲備多元化的投資選擇上,如果不以市場法則為依歸,那麼這種選擇是有利於國家利益還是有損於國家利益?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認真思考。

可以說,近年來隨著中國外匯儲備快速增長,特別是當中國外匯儲備增長比他國更為強勁之際,總是會有人出來說三道四,甚至於有人會以民族主義的口吻希望國家用外匯儲備的持有出牌對抗美國。

比如說,有人認為,中國巨額的外匯儲備不要僅持有美國國債,而是要用來購買黃金及石油;也有人認為,如果美國賣武器時不考慮中國的態度,就得用減持美國國債相威脅等。

對於這些言論,在民主的社會中,倒沒有什麼,每一個人都可以從自己的角度來發表觀點或意見。問題在於這些觀點或意見轉化為政府決策時是否符合國家利益,如果有損於國家利益,政府部門對這些意見就得加倍小心了。

持有美國債 是較好選擇

首先,外匯儲備為什麼要持有美國國債?其實,這是一個十分簡單的經濟常識。因為,無論是從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來說,還是從美國國家的經濟競爭力來說,持有美國國債是中國外匯儲備較好的選擇,甚至於在一個較長的時期內都得如此。因為,儘管有許多國家不滿意當前這種國際金融體系的利益格局,都希望通過不同的方式,來突破現有國際金融體系,但是這個國際金融體系是幾十年來市場發展之使然,並非人為製造的結果。可以說,在這種利益格局下,想在短期內突破這種利益格局是不容易的。

既然現有的國際金融體系利益格局並不是那樣容易突破,我們最好的選擇是如何在這種國際金融體系下維護國家利益,爭取在這種金融體系下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要脫離這種體系。因此,在以美元為主要結算貨幣的國際金融體系中,持有美元資產比持有其他國際金融市場的資產所面臨的風險可能會小一些。而美國國債又是美元資產中較為低風險的資產。

美元資產 風險相對低

還有,任何國家貨幣的價值往往是以國家的實際競爭力為基礎的。可以說,儘管2008年的美國金融危機給美國經濟帶來巨大創傷,不僅使得美國的整個金融體系突然崩塌,而且也讓美國經濟進入全面衰退,但是,就美國國家的經濟實力而言,目前還沒有哪一個國家可以與美國的國力相抗衡的。

無論是美國的教育人才培養制度、科技創新體制,還是金融市場創新、法律與司法制度及政治民主制度,這些制度安排都決定了在未來幾十年內美國經濟實力仍然會處於絕對的領先地位,其他國家在短期內是無法與之抗衡的。

既然美國的經濟實力是其他國家無法抗衡的,那麼持有美國資產所面對的風險就會低一些。特別是在經濟全球化、金融全球化的今天,國際金融市場的動盪不可能停止,而持有美元資產就可以成為較為安全、風險較低的資產。比如,2008年下半年,當金融海嘯席捲而來時,中國外匯儲備之所以沒有遭受到多少損失,就在於絕大多數外匯資產都持有美國國債(而對於國際金融市場上的其他資產來說,當時資產縮水30%以上的十分普遍)。

實物資產 難逃炒作風險

其次,我們再假定持有美元資產真的面臨的風險很高,那麼我們要問的是,在當前的經濟一體化、金融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們巨額的外匯儲備應該持有哪一些金融資產最為安全或風險較低?

有人認為可以是多元化的投資選擇。當然這種說法沒有什麼不可,分散化投資是可以降低投資風險,但是,中國如此巨額的金融資產分散要到什麼樣的資產上去呢?有人認為可以購買實物性資產,比如黃金、石油等,但實際上這些實物一旦金融化、期貨化、貨幣化之後,與其他的金融資產已經沒有多少差別了。

整個國際市場早就盯住中國這筆巨額外匯資產流動變化,當我們買什麼就漲什麼,賣什麼跌什麼。巨額外匯資產流動面臨著很大不確定與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巨額的外匯資產正處於巨大的風險中。只能是以靜制動,才是保護中國國家利益最好的方式。還有,如果持有其他的資產,可能比美元資產風險還要高。

外匯儲備 回歸市場法則

最後,中國持有巨額的外匯儲備,儘管有時可以作為國際政治談判的籌碼,但是作為國家多年來積累的財富,最重要的原則仍然是要以市場法則為依歸來管理及投資。這樣才能降低持有財富的風險及保值增值。

2008年中國大量持有美國國債正是這種投資選擇的結果,而不是意識形態所主張的那樣「用窮國的財富來補貼富國」。

既然持有美國國債是一種投資選擇,今後是否繼續持有美國國債並非僅是看以往的經驗及一些人的言論,而且要對未來國際金融市場變化有清晰的判斷,這樣才能做出好的投資選擇。

當然,外匯資產持有美國國債的方式也可以是多方面,可以由國家投資機構直接持有,也可以通過金融市場間接持有。

因此,最近中國外匯儲備持有美國國債的減少是不是政府的意圖、是不是如一些媒體所說的那樣是用以對抗美國最近一些事情,我想並不一定。

多元化選擇 考驗決策智慧

我相信現在外匯儲備管理決策者的智慧,他們是能透過市場信息,找到最好的持有美國國債方式的。也就是說,決策部門會有清醒的認識,而不會為意識形態的言論所左右。

總之,在經濟全球化、金融全球化的今天,如果以市場法則為依歸,持有美國國債仍然是中國外匯儲備投資不錯的選擇,否則中國外匯儲備投資多元化所面臨的風險可能會比這種選擇要高。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