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開啟新的「軟時代」,在服務業方面將孕育巨大商機。人力資源,將是台灣下波崛起的關鍵。▲中星資本、上海槃石合夥人丁學文。(丁學文提供)

大陸國進民退的情形短期之內只會越演越烈,這對不擅長與中國國企打交道的台灣企業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台灣企業在規劃今年的中國戰略時,一定得先讀懂中國國企思維。

新聞說

「兩岸投資一腳跨入『軟時代』」, 1月29日《第一財經日報》報導:

在兩岸關係持續轉暖之際,兩岸人員交流,尤其是企業界人士的密切互動,正在拉動兩岸經濟朝著更加緊密的方向前進,台商也加快了手腳。

台灣觀點

20年來,台灣製造業依託大陸市場迅速崛起,伴隨而來的是近十餘年台灣服務業的日臻完善,尤其是兩岸政策暖風勁吹,預示著兩岸服務業交流的春天也將來臨。尤其大陸力推內需,給服務業帶來的增長空間將讓台商機會大增。

人員快速流動的背後是企業的集體下意識出擊。在時空距離拉近後,會有越來越多的台商開始把運營總部往中國搬遷。今年10月,台灣長榮集團大陸營運總部--上海長榮大樓正式啟用。此舉標誌著上海近年來致力打造的台商總部經濟業態,又邁出實質性一步。而此前,包括宏碁、震旦、特力、旺旺等一批台灣知名集團已在上海設立地區營運總部。

我認為,兩岸經濟關係已經發展到一個新起點,出現了新契機。台資在大陸製造業風靡20年後,台灣服務業開始登台亮相,開啟新的「軟時代」。兩岸在資訊服務業、運輸物流、商業零售、醫療、會計、管理諮詢、職業技術教育、文化創意、電信等多個領域都將有合作機會。加上大陸正在大力推動發展內需的經濟政策,這無疑對服務業孕育著巨大商業機會。而我一再強調台灣的珍貴資產,人力資源,一定是台灣下波崛起的關鍵。

新聞說

「高端Shopping Mall妙解『中國結』」,1月20日《21世紀經濟報道》。「廣州今年建成41個購物中心『亞運行情』火能有多旺?」2月4日《第一財經日報》報導。

台灣觀點

商場如戰場。再也沒有比這句俗語更經典的語言來概括2010年的廣州商業地產格局。按照時間表,廣州將有近10個大型購物中心會在亞運會前後開業,投資方和經營方實力的較量才剛剛開始。

西方百貨業認為,奢侈品旗艦店針對的是特定消費人群,品牌希望他們入駐的購物商場,能將高端消費群體與大眾消費群區分開。但中國恰恰不是這樣,中國的富人更喜歡在大眾化區域中購買名牌。

其實,每座城市都有一兩家叫好又叫座的高端老牌百貨。許多高端消費人群已經養成了去那裏購物的習慣,而且這些老牌百貨在軟體方面確實勝出新興的高端百貨一籌。上海的恒隆、北京的國貿、廣州的友誼都是叫好又叫座的高端購物中心典範。眼下市面上太多高端百貨,它們本土化程度不一,需要給消費者時間慢慢消化。

品牌選擇什麼類型的百貨公司,正如同你選擇什麼朋友。找到合適的購物商場,是決定奢侈品在中國下一階段發展是否能成功的重要因素。台灣投資人不需要因為新光三越的北京事件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對於商場能否做好來說,地段有一部分原因,但開業之後,主要還是看運營能力。這一點,台灣人穩贏。

新聞說

「經濟學家激辯『國進民退』:發端2003年,根在金融國有壟斷」,2月7日《東方早報》報導。「正確認識 『國進民退』現象」,2月6日《長沙晚報》報導。

台灣觀點

在金融危機時期,某些以外銷為主的中國民營企業確實因為出口需求不足而陷入生產經營困境,不走兼併重組之路就難以經營和生存下去。國有企業雖然也有經營困難的壓力,但畢竟資本雄厚,反而針對金融危機時期市場上資本價格偏低的特點,進行了大量的兼併重組,這點讓很多人很擔心,目前中國經濟改革很有可能走到一個權力和壟斷勢力結合,追求既得利益、掠奪社會的官僚壟斷的市場模式。這不是個別事件,而是形成了一股潮流。不是個別企業的行為,甚至是國有企業、中央國企的一個共同行為;不僅僅是上游的自然壟斷產業,而且涉及到很多其他的產業。

其實國進民退早在2003就已開始發生,但規模較小。在上世紀90年代、80年代,中國民營企業的生產力增長明顯高於國有企業;但到了2003年之後,民營企業在競爭性市場的生產力增長幅度開始低於國企。在經濟高增長的情況下,金融支援力度的差異,造成了國企和民營企業增長力的差異。所以國進民退的根源就是在金融。如果金融市場是國有壟斷,那麼國進民退就沒法避免。

很多人會說中國已經加大力度推進金融市場開放,至少在扭轉對民營企業的歧視。但我覺得其實不然,大家看看台灣的三商銀,改革了多久?到如今還不是政府說了算,否則二次金改哪會那麼難看!別看中國的央企只有100多家,但勢力遍佈全國,它的利益集團盤根錯節,以至於各市場上,只要跟央企沾邊,都能很好地發展。

2010會是一個繼續國進民退的一年,我覺得,台灣企業在規劃今年的中國戰略一定得先讀懂中國國企思維,尤其金融風暴後,中國政府正慶幸中國的金融系統未向西方全面開放,這認知將遞延中國金融業的改革,台灣更別妄想借由兩岸MOU的簽定,台灣金融大軍就可長驅直入,而國進民退的情形短期之內只會越演越劇,這對不善長與中國國企打交道的台灣企業而言,更是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