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普及伴隨的數位盜版風氣,衝擊傳統唱片的生存。(CFP)
▲北京竹書房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裁沈永革,日前投書媒體,呼籲修法拯救唱片業。(CFP)

過去盜版成風的中國大陸,日漸興起著作權和版權概念,其中尤以文化創意產業為最。為了「做好生意」,去年初,中國谷歌還和唱片公司合作,提供有版權的音樂免費下載,世界首見。但即使如此,仍無法疏引盜版音樂下載的流通。北京竹書房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裁沈永革於過年期間,投書媒體,呼籲有關單位能針對表演和廣播等方面修訂相關法律,保護創作者和表演者的權益。

在日本,唱片產業每年產出大約是4200億日幣,相當於30億元人民幣。而我國內地唱片產業每年只有近6億元產出。這與我國龐大的用戶群極不相稱。」沈永革直言,中國大陸唱片產業總產值還不及某些餐飲旅館一年的收入,顯然與中國現今國際經濟地位極不匹配。

唱片業正遭受空前苦難

在唱片業經營20年的沈永革,曾經留學日本並在日本唱片圈工作。回國時剛好大陸搖滾樂興起,他便將中國的搖滾樂代表黑豹樂隊和唐朝樂隊引介到日本;1998年,沈永革在北京成立了竹書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與陳琳、黑豹、輪迴樂隊簽合約,在大陸巡演。

眼見中國唱片市場在這20年間的起落,沈永革對中國唱片業的現狀感到擔憂,直言:「在這個網路普及率極高、聽歌途徑多元化、網路盜版盛行的時代,唱片業正在遭受著前所未有的苦難並掙扎著。」

根據國際唱片業協會的統計資料顯示,中國實體音樂銷量近年來屢創新低,2008年和2007年相比,銷量下挫25%,從2.8億元人民幣降至2.14億元人民幣。2009年的資料還未公布,但持續下跌是可預期的。

「現在每張發行量不過3000、5000的唱片比比皆是。白金唱片和金唱片獎的定獎標準一降再降。國內有規模的唱片公司現在已經不到5家。」沈永革說,原因很簡單,亦即投入得不到回報。而這和網路盜版風行相關。

網站侵權牟利 剝削合法權益

中國大陸現正充斥許多非法數位音樂流傳管道,包含提供連結的音樂搜尋引擎、直接侵權的非法音樂網站、P2P網路、各類音樂盒,而許多知名的網路公司甚至直接提供類似的侵權服務。其中,提供下載連結的網站是主要的管道,這些網站因為廣告,而從中牟取了巨額利潤。

根據中國官方2005年公布的資料,他們曾緝察、警告超過7000個非法音樂網站。根據國際唱片業協會的估計,中國數位音樂的盜版率超過90%,2008年中國網民藉著網路下載的非法音樂檔數超過73億個。而中國大陸合法的音樂網站尚不足20家。

沈永革在投書中剖析,一張專輯的背後是巨大的商業投入和創造力的投入,並且運轉一個龐大產業。「唱片行業原本就包含著一個相當龐大的產業鏈,除了唱片公司、藝人,還有其他與之密切相關的行業。」沈永革指出,以印製CD的光碟廠為例,這便是唱片產業中的一個重要環節,但因為人們不再買唱片,使得這些產業生存情況尷尬。「正因為唱片銷量劇降,不少光碟製造廠失去了最重要的生產源。近兩年,單是北京的光碟廠就已倒閉了12家,如今只剩下10家左右。」

如果音樂數位化勢不可免,那麼中國合法數位音樂的狀況又是如何呢?沈永革表示,因為盜版強勢,所以線上音樂和手機下載音樂都無法好好發展。

「網路免費下載的盛行,致使中國數位音樂的主要構成為移動(手機)音樂。」沈永革指出,歐、美、日、韓等國家和地區均有成熟發達的合法線上音樂市場,情況和中國不同。「在移動音樂市場中,作為內容提供者的唱片公司,目前僅能獲得移動音樂銷售收入額的5%甚至更少。」沈永革同時指出,根據艾瑞諮詢(iResearch)的統計,2008年中國移動增值市場已達180億美元,其中與音樂有關的增值服務占到45%,約81億美元。但唱片公司只能從中分得約4100萬美元。

法律救濟需與時俱進

除此之外,沈永革也認為餐廳、酒店到廣播機構,許多商家都在通過播放音樂吸引客戶、提高效率和推動業務增長,得到利潤,但音樂的製作者投入人力和資金卻無法因此獲利。

「餐廳和酒店行業﹙這些使用音樂的行業﹚的全球價值現已超過了2.3萬億美元。而廣播業的全球價值更是高達325億美元。音樂產業沒有義務為這些行業做無私共用。」沈永革說,根據國際經驗可知,公開表演權和廣播權是音樂行業收入增長的重要管道,但是在中國,錄音製作者卻無法收取這方面合理的使用費用,因為中國的《著作權法》尚未賦予錄音製作者廣播權和表演權。

即使《廣播電台電視台播放錄音製品支付報酬暫行辦法》日前頒布,但沈永革仍表示不解:為什麼同樣是廣播權,錄音製作者卻不能享受到同樣的待遇呢?

沈永革於是在投書中力陳必須修法以拯救中國的唱片業:「唱片產業是一個國家文化發展水準的重要體現。現在技術發展很快,法律一定也要跟上才行。如果法律不進行進一步的修正,不針對中國和國際的現狀進行更新,中國的唱片產業根本無法甦醒、無法發展,又何談民族的音樂文化呢?」

他也表示,當然法律的保障是多方面的,但是,當務之急是要以法律的形式賦予錄音製作者廣播權和表演權,以此調動音樂創作者和製作者的積極性,創作出更多更優秀的本土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