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客啊 聞香來吧!阿里山鄉鄒族人幾乎每家種植咖啡樹,現在有自己的品牌,如「走廊」、「山豬」、「庫巴」等,部落裡也設了多家咖啡屋。這些豆的品種是「阿拉比卡」,由特富野鄒族外交官蒲正昌十多年前從中美洲薩爾瓦多帶回來,如今山上各地都有「黑金」,集中烘焙,包裝,也參加了幾次台大的咖啡比賽,名聲漸漸打開。八八水災沖毀了一些田,目前採收季節已過一半,族中婦女非常忙碌。(圖文:鄭履中)
人客啊 聞香來吧!阿里山鄉鄒族人幾乎每家種植咖啡樹,現在有自己的品牌,如「走廊」、「山豬」、「庫巴」等,部落裡也設了多家咖啡屋。這些豆的品種是「阿拉比卡」,由特富野鄒族外交官蒲正昌十多年前從中美洲薩爾瓦多帶回來,如今山上各地都有「黑金」,集中烘焙,包裝,也參加了幾次台大的咖啡比賽,名聲漸漸打開。八八水災沖毀了一些田,目前採收季節已過一半,族中婦女非常忙碌。(圖文:鄭履中)

雲林古坑咖啡、台南東山咖啡聲名大噪後,許多人砍下檳榔樹,改種植咖啡樹。這股種植咖啡熱潮不讓古坑、東山咖啡專美於前,南投、花蓮、阿里山、屏東幾乎處處聞香,魚池咖啡更是繼紅茶、蘭花和香菇之後,儼然成了第四寶。

魚池鄉沈姓家族十年前雇一名外傭,有一天,她從台中帶回兩盆觀賞用咖啡苗,一年後快速成長到盆子容不下,雇主移植到檳榔樹下。三年後,這兩棵阿拉比卡咖啡果實纍纍,密到看不到空隙。家族老四沈艷志靈機一動,採摘育種,現有六分地、千株咖啡樹。

咖啡熱潮蔓延 各地特產闖出名號

沈艷志說,可能是土質、海拔和溫差得天獨厚,魚池鄉的咖啡成長性狀顯得特別好,產量多,品質也整齊。看到古坑、惠蓀的咖啡走紅,檳榔價格又直直落,因此有了「種咖啡、淘汰檳榔」的想法。

「沒想到,咖啡和檳榔不但能夠共存,而且半遮蔽的環境反而讓咖啡長得更好!」配合日月潭的景點市場,魚池鄉咖啡有機會繼紅茶、蘭花和香菇三寶之後,成了第四寶。

花蓮瑞穗舞鶴與雲林古坑、高雄鳳山曾並列日據時代「國產咖啡三大產區」,後因不敵進口貨的競爭,農民紛紛改種茶,但九十六年又開始推廣。瑞穗鄉農會推廣股長甘賢璋表示,目前有「瑞穗咖啡」與「舞鶴咖啡」兩種品牌並行產銷。

但台灣咖啡也面臨一些問題。台南縣東山鄉是全台最大咖啡產地,栽種面積一五○公頃,一年可生產廿八萬公斤生豆,烘焙出四萬公斤咖啡豆。

產銷未做配套 風災蟲害重創收成

去年八八風災重創全台各地農業,東山咖啡也受波及,去年底至今年初,咖啡樹染上蠹蛾蟲害,已向農改場專家求救,但尚無法全面防治。

雲林古坑鄉農會咖啡第六產銷班長張景科指出,咖啡在古坑還無法大面積栽種的主因在於,許多農民對咖啡管理與收成後的處理還不內行,寧可守著更耗費人工的茶園。若要吸引農民種植,拓展種植面積,應由農政單位闢設加工處理工廠,才能讓生果或生豆集中處理,確保品質,以及銷售通路無虞。

屏東縣發展六、七年的德文咖啡,搭配山地門優美景色,規畫整套完善的山區生態旅遊,是打響咖啡品牌的關鍵,近年業績扶搖直上。但去年受莫拉克風災侵襲,產區嚴重受創,原本已清晰可見的未來藍圖,又全化為泡影。

德文咖啡產銷班班長田金福表示,受風災影響,今年咖啡都無法收成,且種植區被認定為危險區域,待畫定特定區域後能否繼續種植,還要看政策走向。

在長治、崁頂種植的平地咖啡去年受氣候影響產量也大幅下滑,佳冬高農農經科主任林鈺澤表示,平地咖啡容易受環境影響導致收成不佳,且平地咖啡售價比起進口的咖啡豆高出兩倍以上,也增加它打進市場的困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