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瑞昌
廿九歲的蒙古籍大相撲橫綱朝青龍(見圖,美聯社),因醉酒毆人問題宣布從相撲界引退。那天,在我腦海裡浮現的畫面是《西遊記》情節,神勇無比卻恣意而行的朝青龍,宛如那隻大鬧天庭的孫猴子,最終還是逃不過如來佛神掌,被鎮壓在五指山下。

廿九歲的蒙古籍大相撲橫綱朝青龍(見圖,美聯社),因醉酒毆人問題宣布從相撲界引退。那天,在我腦海裡浮現的畫面是《西遊記》情節,神勇無比卻恣意而行的朝青龍,宛如那隻大鬧天庭的孫猴子,最終還是逃不過如來佛神掌,被鎮壓在五指山下。

自明治時代開始被定位為「國技」以來,相撲始終深受日本國民喜愛。在直徑四點五米的土俵上,兩位力士透過衝撞、推擠、拋摔及勾絆等技術決定輸贏;那勝負看似一瞬間的力量交戰,深深吸引了廣大的相撲迷,成為日本社會頗具代表性的傳統藝能。

然而,一九九七年秋天,十七歲的蒙古少年相撲橫綱朝青龍,卻顛覆了這項日本國技。出身蒙古相撲世家的他,被明德義塾高校相撲部教練濱崎敏相中,隨即以相撲名義赴日本高知縣留學。

朝青龍於一九九九年初登土俵,四年後便晉升大相撲最高位階的橫綱,成為第六十八代的橫綱力士。二○○三年是第六十五代橫綱貴乃花引退之年,當時的大相撲陷入人氣低迷的困境。年僅廿三歲的朝青龍,適時地填補若乃花(第六十六代橫綱)與貴乃花兄弟引退後的位子,扛起日漸褪色的相撲之鼎。

享有「平成大橫綱」之譽的朝青龍,生涯戰績輝煌,他不僅曾創下廿五次優勝的紀錄,也是史上首度達成七連霸、一年六場所賽事全稱霸的選手。在漫長的大相撲歷史上,朝青龍既是首位蒙古籍的橫綱,也是繼曙、武藏丸兩位夏威夷裔橫綱之後的第三位外國人力士。

但儘管朝青龍天生神力、睥睨群雄,可是他不斷傳出脫序行為,卻帶給日本相撲協會極大困擾。二○○二年九月在東京兩國國技館,對戰因傷休戰一年多的貴乃花,朝青龍落敗退場後竟口出惡言,怨嘆自己「沒往貴乃花傷處踢一腳」,引起輿論譁然;二○○三年與同國前輩旭鷲山對戰,朝青龍刻意做出挑釁動作,還扯下對手髮髻。

二○○七年七月結束名古屋場所賽事後,朝青龍以「腰部過勞」為由,向相撲協會請假退出夏季巡業(表演賽)。結果他老兄在休養時卻跑回蒙古,和前日本足球國家隊明星中田英壽一起踢足球,經媒體披露後,遭到被停賽、減薪的嚴厲處分。

此後,朝青龍不改暴躁脾氣,屢屢在土俵上做出有失橫綱風範動作;日本相撲協會對品行不佳的他也越來越感冒。直到這回爆發在六本木喝醉酒打人的醜聞,終於迫使雙方攤牌,而朝青龍不待協會處分出爐,含淚閃電宣布引退。整個戲劇性的發展,不但震撼日本社會,力道之大,也回擊蒙古老家。

蒙古各大報紙在朝青龍引退翌日,均以頭版頭條報導這位「國家英雄」淚灑東瀛的新聞。同仇敵愾的媒體一致認為,朝青龍為日本大相撲賽事觀眾與收入的增加貢獻良多,但卻迫於日方壓力而引退。擔任蒙古柔道協會主席的交通運輸部長巴特圖勒格,在《蒙古新聞報》採訪時忿忿不平地說,「日本人可能擔心他們的傳統體育項目紀錄,被一個外國籍橫綱打破。」

朝青龍是日本相撲界繼大鵬、千代富士後,優勝次數第三多的力士,去年他才從蒙古總統手中獲頒相當於日本國民榮譽賞的「勞動英雄獎」;新流感期間,還特地捐贈三萬個口罩回祖國,這讓朝青龍儼然是「蒙古之光」。因此,當引退爆出陰謀論後,蒙古鄉親從錯愕、不平到同情聲四起,日本與蒙古關係的緊張也隨之而起。

蒙古外交部為此破例發表聲明,指朝青龍的引退「對兩國國民的關係不會帶來任何影響」,試圖降溫的意圖至為明顯。然而,讚許朝青龍「讓蒙古聞名全球」的同胞可不這麼想,已有鄉親準備力拱他角逐總統大位,《朝日新聞》的評論也提及,長期關注商務和政治的朝青龍,很可能會循著前小結旭鷲山從實業家轉變為國會議員的腳步,走向國會殿堂。

在引退的記者會上,朝青龍回憶十二年的大相撲之路,他說:「在語言不同的國度裡,一個蒙古大草原的少年能有今天,都要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總是給大家添麻煩,身為橫綱的我,有感於責任重大,在和師父高砂親方商量後決定引退,也算是做個了斷。」

不過,朝青龍也坦言「人生還很長,也很期待自己今後的發展」。在引退之前,朝青龍打電話給當年帶他渡海來日本打天下的恩師濱村敏,除了致謝,也訴說自己引退心境,師徒兩人話別,不勝唏噓。

這像不像孫悟空在五指山下的懺悔畫面?假使真如《西遊記》劇情般鋪陳,朝青龍的故事,顯然不會就此劃下休止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