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80後作家韓寒被歸類為「敢言知識分子」。圖為韓寒日前在廈門大學演講。(CFP)

評論解讀大陸80後作家韓寒近日在部落格上撰文,批評魔術師劉謙在春晚上「忽悠」全國老百姓。劉謙隨即撰文回應稱韓寒不夠專業,無權評論。此後,兩人的文章均神秘消失。網易網的評論指出,論戰事件背後,凸顯出韓寒等知識分子目前遭遇的困境。

韓寒近日批評魔術師劉謙是帶著一群托兒「忽悠」全國老百姓。韓寒在博客(部落格)上,對各種公眾事務、新聞事件發表辛辣獨到的見解,被媒體奉為「知識分子」。韓寒與劉謙的口水戰神秘地被平息。

近來,有媒體把韓寒歸類為「敢言知識分子」。韓寒在很多人看來是個「另類」,高中輟學,成為暢銷小說作家和賽車手。其實,韓寒的輟學正好讓其免受傳統教育模式的毒害,看問題的視野更為無拘束,更為開闊。此外,互聯網的發達為其思想的傳播提供了更為廣闊的平台。韓寒逐漸被很多人奉為精神偶像。在當今的中國,類似韓寒這樣的知識分子之所以受到追捧,就在於他們獨立而大膽的聲音在當下顯得十分的稀缺,他們被民眾視為「代言人」。

專家們普遍失聲

而在眾多領域,本來很有發言權的專家們,卻受到各種力量的掣肘、或者本身受到利益誘惑,缺乏獨立性,面對事務普遍「失聲」。這讓公眾轉向了雖然沒那麼專業、但敢言的知識分子。

在「沉默的螺旋」效應下,知識分子們信心也會更加膨脹,敢於評論一切。韓寒和劉謙的PK,就發生在這種背景之下。韓寒評論魔術,確實是一個不懂魔術的「外行」評論「內行」,露出破綻在所難免。過去的知識分子多是通才,可以跨越不同的領域針對社會而發言。而如今時代的各種社會問題已經異常複雜,人文的因素與技術的因素摻雜在一起,假如沒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僅僅憑「常識」實施批判,在事務上,韓寒等敢言的知識分子(民眾「代言人」)很難與劉謙之類的技術專家(他們往往是體制的受益者和維護者)競爭。而現狀卻是,有專業知識的知識分子不敢說話,眾多敢說話的知識分子因專業知識不足,靠「常識」發表觀點。

凸顯中國知識分子困境

韓寒等媒體型知識分子對一切問題發表評論,其實凸顯了中國專家型知識分子普遍缺乏獨立性,從而把媒體型知識分子推到事件的「發言」前台。

縱觀中國知識分子的現狀,其共性是普遍喪失了獨立性。在中國當下,專家型知識分子首先很難保持自己的獨立性,客觀上的原因是,他們往往依附於某種體制或者機構,所謂「屁股決定腦袋」,不願意拋頭露面去評論自己擅長領域內的公共事件。

主觀上的原因是,專家型知識分子往往是現有體制的既得利益者或者是維護者。他們如果「發聲」,也只能是體制的代言人,或者,他們只有選擇沉默「失聲」。

在當前,經常「發聲」的知識分子大致有兩類,一類是不以專業見長,主要以媒體或網絡為平台的媒體型知識分子,如韓寒、連岳等;一類是既從事科研或教學,同時又跨界於媒體或網絡發表公共意見的學院型知識分子,如賀衛方、汪丁丁等。

媒體型知識分子或曰時評家,其長處在於熟悉新聞事實,瞭解現狀的流變,因此對新聞價值更有體認,對大眾熱點也更為敏感;其弊則在於缺乏深入的專業背景,其評論常常是「一招鮮」,如某著名評論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一談經濟問題,就是「更多的市場」,一談社會問題,則離不開「法制的進步」,加上「對權力的限制」,初看尚覺新鮮,久而久之,就難免有八股之嫌,不客氣地說,今日的時評,已有相當之高頭講章氣息,讓人敬而遠之。此外,受限於信息渠道的不暢通,以及自身水準,媒體型知識分子常常陷入為評論而評論的窘況,不僅容易浮於表面,甚或強作解人,貽笑大方。

與媒體型知識分子相比,學院型知識分子的長處在於擁有深入的專業視角,常能道人所不能道,提供這個時代所急需的洞見;其弊則在於身居象牙塔,與社會進程有所隔膜,因此易於陷入「片面的深刻」。

無論是哪一類知識分子,在當代中國的處境均可謂是夾縫中掙扎,一方面是並不寬鬆的言論環境,一方面則是隨時可能洶湧的民意反彈。他們都有著自身特定的優勢和劣勢,需要在多重的困境中力爭突圍。

(摘錄自網易網201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