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丈夫移居上海的台商太太們組成的「太太俱樂部」。(本報資料照片)
▲近來移居中國的台灣人愈來愈多,融入當地打入生活成了首要挑戰。(姚志平攝/本報資料照片)

傳統觀念裡,太太總是隱身在先生背後,但走入中國,卻總是由台灣太太們挑起在異鄉生活的責任。這些太太們不但大步走出家庭交朋友、大啖美食,更融入當地協助弱勢。「太太」一詞不再足以完整地形容她們,繽紛自在的故事發生在每一個「太太俱樂部」的成員中。

身為太太俱樂部創始元老,同時也是召集人的張安霓表示,「每個人都有自己溫暖的家,太太俱樂部則要提供另外一個溫馨的家」。

異鄉生活 如灰濛濛的天空

「15年前來到上海,只見天空灰濛濛地一片,街道的色彩黯淡,路上行人的穿著不如現在繽紛亮麗」,張安霓回想當年來到上海的印象。

1995年,中國改革開放還不到20年,所有的建設還在緩步起飛,市場環境不如現今成熟,當時張安霓的先生自告奮勇來到中國為公司拓展據點。她說,當時無法諒解先生的決定,心中掙扎許久,一時無法接受。尤其當時兩岸經濟水平、生活條件差距明顯,更讓她無法捨棄台灣的生活前往異地。

她笑著講起有一回赴上海探望先生的經驗。「當時我先生就住在單身套房裡,空間狹小。那年天氣寒冷,我們打開暖氣想要取暖,沒想到機器一運轉後,就跳電了,洗澡時不但沒有熱水,浴室還會淹水」,她說。

全家過了一年兩地的分隔的日子後,張安霓調適自己的心情,放下台灣的生活、工作,帶著孩子與先生團圓。然而來到上海後,首先擺在眼前的挑戰就是如何適應當地生活。她說,「有一天我送先生上班、小孩上學後,站在門口想,『我是誰,我在這裡幹嘛?』」茫然感油然而生。一轉身,她遇上一位來自香港的太太,對方以廣式普通話與她交談,張安霓笑稱,「兩人交雜廣式口音、英文的對談,是我在上海展開當地生活的第一步。」

15年前來到上海的台灣太太們,以如此的經歷展開異鄉生活,15年後的現在,不斷湧入的新一代台商太太、台幹太太們,依然要在異鄉中展開自己的新生活。

雜誌到實體 俱樂部成立

2003年3月20日,太太俱樂部正式成立。張安霓表示,當時恰巧「移居上海」雜誌開闢了一個「太太俱樂部」專欄,自己擔任顧問協助策畫。當時生活在上海的台灣太太們在雜誌上,以文字分享自己的感受與體會,沒想到卻得到極大的迴響,太太俱樂部逐漸發展成為實體「太太俱樂部」,彼此的互動不再停留在文字分享,而是透過定期的活動,擴展交友圈。

這個英文名稱為「Lady's Club」的團體,自發性地聚集來自四面八方的台灣人太太,目前太太俱樂部的固定成員40至50人,參與活動的人數也高達400多人,成員不僅有雜誌社總編、也有科技業老闆,每個月太太俱樂部都會定期舉辦2次活動。

如同其他社團,太太俱樂部組織分工嚴密,除了定期推舉會長、副會長維持會務,早期轄下更有秘書處、財務、企畫、公關、文宣等小組各司其職,但近期會長承擔起文宣、公關工作,才轉為區長制。

初來乍到 融入當地

來到上海,從家庭到婚姻,從子女到醫療,每一項圍繞在生活中的議題都成了台灣太太們聚集時共同聊起的話題。該選哪一間學校就讀?該去哪間醫院就醫?太太們在見面的場合上,分享了各自的經驗,也為不少初來乍到異鄉的朋友們消緩不安。除了生活難題,吃喝玩樂的分享一樣不可少,張安霓透露,「好吃的東西大家一定會爭相走告,尤其台灣的美食哪裡買得到對我們很重要,甚至有人會分享哪裡買得到新竹米粉!」

太太們的角色不再侷限於家庭,除了打理子女教育和家庭生活,成員們參與各式各樣的活動,包含富含知識交流的讀書會,還有活潑熱鬧的表演走秀、合唱團表演。張安霓表示,其實太太俱樂部的活動並不限於彼此交流,也包括參與當地社會的活動,比如太太俱樂部就曾長期協助上海浦東郊區的民工子弟學校,提供援助,此外會費若有盈餘也會捐助當地慈善團體。

「因為上海太大了,我們不可能面面俱到參與上海的各式活動,但重點並不在於數量多寡,而是我們參與、協助當地組織都是持續不斷地進行,延續性往往比規模、數量來得重要」,張安霓表示。

事實上,台灣移居中國的人數漸增,無論是短暫停留或是打算長期定居,融入當地生活,打開交友圈,都是每一個人必經的過程。有的人幸運的得以展開新生活,有的人卻遲遲無法適應。張安霓說,曾經有一個朋友來到上海多年,儘管生活條件不差、工作順遂,但遲遲無法適應當地,最終甚至鬱鬱寡歡得了憂鬱症。直到她後來決定加入太太俱樂部,才逐漸脫離不開心的生活,找回自己的步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