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銘達到上海唸書自創「走路學」,邊求學邊觀察房仲市場,找出事業布局的契機。(CFP)

身為企業領導人,到上海唸EMBA是一件大事,首當其衝的挑戰就是在台灣的事業該如何繼續經營;永勝團隊執行長徐銘達,毅然將永勝在台灣起家的代租代管業務提前交棒,強迫團隊自我成長,而他則到上海一邊讀書、一邊布局新事業,為團隊開創新的業務來源。

徐銘達大學唸的是「自動控制」,卻對「行銷管理」極有興趣,畢業後沒多久在因緣際會下投身房地產,首創「租屋經理」的業種,到現在15年過去了,「永勝」的創新模式與交易量已經成為台灣代租、代管的第一把交椅,累計收房租次數達15萬次以上,但徐銘達卻不以此自滿,腦袋仍不斷在思考新的模式;這一回,成為上海復旦人不僅一圓他想讀EMBA的夢想,同時也為永勝帶來了新的發展契機。

2008年4月,有一位從大陸來的台商找上徐銘達,洽談合作事宜。8月,從來沒有去過大陸的他,帶著太太同行,第一次踏上了中國大陸的土地。這一去,大陸廣大而蓬勃的市場動能深深吸引了他,9月蒐集學校資料,10月參加上海復旦大學的EMBA考試,11月被通知錄取,成為2008年秋一班的學生。

選復旦 標榜招生高標

為什麼是上海復旦大學而不是別的學校?徐銘達笑著說,「我在台灣一直想唸EMBA,但一直沒有付諸行動,到了上海考慮讀復旦或交大,後來得知復旦的招生標準最嚴格,學生如果不夠格,就算招生名額還有空缺也不會被錄取,這激起了我的鬥志,後來得知我們這屆一共有三百多個人報名,最後只錄取了120名,硬是刷掉三分之二。」

徐銘達說,復旦EMBA入學資格的評分標準,資料審查加面試占70分,考試只占30分,而面試的審查官有5個,有的是學校教授,有的是學長。而他認為當時考試的題目並不難,考的是個案研究,其實就是在測試考生的經營功力,而面試審查則看的是考生的公司規模和發展願景。

徐銘達還記得面試時有個題目是:「你的公司準備上市嗎?」他回答:「是,但並不是全部上市,而是切割部分上市。」此時,主審官似乎聽不太懂他的回答,旁邊另一位審查官是做生意的,就輔以說明。

敢要求 老師被轟下台

復旦不僅招生嚴,學生對老師的要求也是出了名的。徐銘達聽前幾屆的學長說,有些被學生認定「課上得不好」的老師,通常第二年就被換掉,還有的班「更狠」,課上到一半老師被轟下台。

雖然去讀EMBA的人大部分都是為了人脈,但徐銘達很保守也很謹慎,因為事業的下一步還在籌畫階段,他將自己設定在「準備階段」,上課時留意每位老師和同學的專長,也儘可能地想辦法先了解對方,如此才能很精準地找出將來互動的主題和領域;徐銘達說,「我還沒有確定自己要怎麼做,就不想講太多,怕講了之後跟實際做的不一樣,所以先暫時按兵不動。」

另一方面,課堂上的知識對徐銘達產生了很大的幫助。「第一,中國那麼大,市場的變化與可能性都很多元;第二,經常以國際化的角度來看一些事情,甚至有時在課堂上得到的一些數據,以及老師們的人脈,或者是課後抱著問題去請教老師,都能夠讓我很快地瞭解大陸這塊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