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後,大陸出現缺工荒,廣東不少工廠面臨有訂單沒工人困境。圖為廠商招聘廣告。(新華社)

珠三角地區用工荒嚴重,當地政府估計珠三角缺工百萬,台商認為實際缺工千萬。據廣東有關部門估計,廣州、東莞缺工20萬人,深圳缺工90萬人。珠三角用工缺口集中在製造業,由於有訂單沒工人,包括台資廠在內的中外廠商都面臨產能問題。

節前忙到外地招工

廣州市人力資源市場服務中心主任張寶穎說,去年上半年由於全球金融危機影響,廣州用工需求曾較大幅度下降,很多勞工不會在廣州等待用工,而是到其他城市或是回到老家,但從下半年開始,用工需求明顯上升,截至去年底,全年進入人力資源市場求職的勞動力有150萬人左右,而用工需求數量則達160萬人,相比之下已經出現10萬人的缺口。

春節前夕,張寶穎還帶領企業前往外地招工,然而,結果並不理想。

張寶穎表示,近期在廣州市人力資源部門的企業用工抽樣調查、座談會等場合,很多企業都表示,目前廣州不僅技工長年短缺,一般的操作工也面臨階段性短缺。

來多少,要多少

張寶穎說,珠三角的用工荒主要屬於結構性缺工,企業招工呈現「兩頭重、中間輕」的啞鈴型,即對技工、普工的需求量較大,而對於處於中間的管理類、文員類等需求量不大。這種結構性缺工也影響到缺工的區域性分布。以廣州為例,加工製造業比較集中的番禺區、白雲區、增城市缺工較多,而商貿比較集中的市中心缺工不突出。

廣州究竟哪些行業最為缺工呢?張寶穎分析,今年節後將比較集中在三大行業:包括加工製造業,多集中在電器製造企業、機械加工業、服裝製鞋業等,這些行業用工需求占了廣州用工總量的45%左右。去年下半年以來經濟回暖帶動其用工需求迅速回升。特別是機械加工類的,像焊工、車工、銑工、鉗工等,甚至有企業表示「來多少,要多少」。

還有現代服務業,缺工企業主要集中在物流配送業、會展商貿等。這一行業近年發展很快,對用人需求一直比較旺盛。如物流配送,對能獨立進行送單、跟單、收款等複合能力的員工特別受歡迎。

傳統的餐飲住宿服務行業,同樣缺工。這類企業主要集中在餐飲、旅業等。由於消費回升,市場需求很旺,但從業人員收入不算高,而服務時間很長,又多數節假日不能休息,缺工相當嚴重。特別是餐飲業的前台和樓面服務員,平均1名求職者有近5個對應崗位可選擇。

為緩解用工荒,廣州市人力資源市場節後至4月底,將舉辦超過100場免費專場招聘會。首場將於24日在市人力資源中心市場(三元里大道1278號)舉行。

工資吸引力不足

一方面經濟回暖廣州用工需求增大,另一方面卻有些農民工認為廣州的工資吸引力不足,轉戰二線城市。一些以往在廣州打工的勞動者表示,工資吸引力下降,是選擇不再回廣州的一個因素。

老家在江西的謝小姐在廣州已經打工5年了,「5年前,我的薪水就有1600元(人民幣,下同),加班多的時候,還能有2000元。」謝小姐說,早在5年前,這個薪水對於她來說,還是很誘人的,家鄉在外打工的姐妹都很羡慕她的收入,於是,她年年都返崗回到廣州。

謝小姐表示,5年前是這樣的薪水水準,現在還是如此,有時候還不如從前。「我也有老鄉在南昌打工,以前我拿1000多元工資時,他們才700、800元,如今他們的月薪都接近2000元了,跟在廣州打工差不多。」於是,謝小姐在農曆年節後選擇跟老鄉轉戰江西南昌。

另外,部分農民工返鄉後成功創業或分流至其他地區,導致向珠三角的輸出減少,供求不平衡加劇了用工緊張。部分新生代農民工對工作條件挑剔。新生代農民工學歷和技能有一定程度提高後,普遍對普工和動手類的崗位不感興趣。

張寶穎表示,廣州缺工,可以肯定的是工資一定是勞動者要考慮的其中一個因素,廣州長期結構性缺工,這與工資待遇、保障水準肯定是有關係的。現在勞動力的選擇性已經愈來愈多,長三角的工資待遇水準、以及二線城市吸納勞動力的能力增強等等,都給勞動者提供了更多選擇。

火車站現場招工

為了招收足夠的普通工人,一些用工規模大的企業,便在廣州火車站現場招工。「只要是老員工介紹過來的,我們一律接受,還會給老員工獎勵。」即便如此,情況還是不太樂觀。有些工廠一天只能接到100人。

在東莞,自2009年下半年以來,企業開始出現批量急招普工,並存在招工難的情況。目前東莞用工缺口約20萬人,崗位需求中普工需求占80%。

東莞市勞動局有關負責人表示,隨著經濟轉暖,企業訂單增多,用工需求隨之急劇攀升。之前由於全球金融危機所導致的經濟性裁員出現的用工缺口仍沒有完全恢復,如今生產需求的增加,導致了補員和新增用工的雙重缺工效應。

東莞目前的最低工資標準為770元,與珠三角、長三角主要城市相比,都不具有優勢,這也被認為是東莞目前招工難的一個因素。至於深圳,當地勞動部門統計,節後深圳企業用工缺口在80萬至90萬人之間。工人也認為,薪資沒吸引力而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