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今年不上春晚的小瀋陽,仍出現在趙本山的《捐款》中,並演活了一位電視台記者。(CFP)
學者抨擊趙本山今年春晚安排受捐贈的寡母一上台就下跪等情節,顯現對弱勢族群過度的戲謔。(CFP)

自90年起,趙本山和他的小品搬上春晚以來,趙本山和春晚幾乎畫上等號,反映了某種「農民文化」。但這幾年,春晚落幕後,趙本山及其小品動輒引來爭議批評。

去年小瀋陽爆紅,其反串和展現的「俗文化」,成為文化論戰。今年,趙本山的小品《捐助》再次引發非議,文化學者吳祚來投書《新京報》,以〈警惕本山集團借助央視的文化壟斷〉為題,再次批評趙本山,並且直陳央視應限制這類的文化壟斷。

離幽默遠?離低級趣味近?

如同往年,趙本山的春晚小品《捐助》評價褒貶不一,文化評論者批評此類小品「歧視」。吳祚來表示,「像《捐助》小品裡表現的這樣,對弱勢群體的變相歧視與搞笑,那麼無論是受捐者還是捐獻者,都毫無尊嚴可言。」他接著說,藝術家更應該懂得尊重弱勢群體,通過藝術表現每一個人的愛心與尊嚴,沒有個人的尊嚴,就沒有符合人性的幸福生活。

《捐助》的內容為,捐助者要資助單親失學孩童,原本準備捐出三千,卻因失誤而錯捐了三萬。小品的主軸圍繞在捐款的糾紛中,並且以「寡婦門前是非多」為梗。吳祚來批評,小品中出現最多的語詞,就是寡婦二字,「無論是編劇的潛臺詞還是演員的行為語言,對這位單親母親充滿戲謔與取樂的意味。」

吳祚來指出,「東北二人轉中通過自我貶損與互相嘲諷,來達到搞笑的目的。」他解釋,在傳統社會裡,因為藝人地位比乞丐低下,所以以醜怪低俗來取樂於人來賺錢,「但無論如何搞笑,它都離幽默很遠,而離低級趣味很近。」

與央視形成利益共同體

「以趙本山為核心的文化集團在娛樂界已是一座不可小覷的山頭,這座山之高,直接鏈接著央視春晚巔峰時刻,它們之間儼然已是利益共同體。」吳祚來認為,央視和趙本山共築了一個龐大的小品王國,央視足以獲利,趙本山藉此讓弟子可長期演出:「來自民間的文化集團借助央視的文化壟斷,實現文化效益與經濟利益雙豐收,我們不僅需要警惕這樣的文化壟斷,更要有措施來限制這樣的利益集團對民間公共文化的侵蝕。」

除了吳祚來,許多文化人也在媒體紛紛登文批評。但在網路上,支持趙本山的網友也不少,並在百度上貼文表示反駁。除此之外,《捐助》中,過度的廣告植入也引發網友抨擊,包含某一再被提及的網路品牌以及某個白酒品牌。網友指出,貧困的寡母不可能拎著價值3000多元的酒答謝捐助者,這段情節安排得不符合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