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所特聘教授周行一

對於綠金融(Green Finance)的議題,我將專注在可能發生的困難及較可行的解決方案。綠金融有些發展困難,以如何產生「私部門」誘因最為迫切。

如何提供私部門誘因,政府角色很重要。綠金融的解決方案,政府可先以法規提高標準,使企業改善機器設備,進行商業模式的轉變。企業如何因應法規標準,關鍵在「商業模式轉型」,如何調整商業模式讓企業更有競爭力,相當重要。

而綠金融有些特性,恐造成發展上困難。如外部效果,企業做好環保對其他廠商也有利,公司無法享全部外部效果,加上投資期限長與投資報酬不確定性、承擔政府法規及科技改變風險,都是私部門不太願意投資的原因。

因此政府須扮演重要角色,具體方法有「政府間合作」與「提供市場機制」。在政府間合作部份,與各國主權基金合作成立綠基金,投資成果由各國分享。提供市場機制上,可由政府擔保發行債券,投資人購買,資金則提供給民間綠建築使用,如美國PACE bonds,建築可視為債券擔保,債券利息於財產稅中徵收。

建議台灣政府放寬銀行投資創投、私募基金,甚至商人銀行業務限制,以利銀行以貸款搭配股權方式提供綠能方面的融資。台灣一般中小企業要從銀行拿到資金不容易,有此管道,解決問題的機會較大。另外,最近Nikko Asset Management亦成立基金投資World Bank green bonds,都是我國政府可參考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