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不分區立委問政公約,國民黨吵了快兩年,但金溥聰大張旗鼓召集不分區立委,還在會中與立委爭鋒相對,這不是解決問題,反而是製造問題。不但國民黨中央立刻招致「一言堂」的批評,與立委互動氣氛反而更差。其實,制訂問政公約解決不了問題,關鍵在國民黨如何定位不分區的角色,以及黨內是否落實民主決策。

不分區立委的制度設計是為了彌補區域立委在專業和弱勢代表性的不足,但攤開藍綠兩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在政治現實考量下,不分區立委成為政治疏洪道,各派大老人馬各分幾名,或用來擺平選區糾紛,成了一本政治分贓的爛帳。

政治是夾在理想與現實間一種妥協的藝術,越能趨近理想的提名機制,越強調不分區的專業和弱勢代表性,不分區的發言自然就會提升,也帶動內閣政策品質。

馬英九一直強調民主改革,但國民黨內的決策機制卻不見轉變,光是討論何謂「黨的政策」,就可看出內在矛盾。要限制不分區立委不能批評黨的政策,但黨的政策到底是馬的意見、政院草擬的方案或政策會的主張、還是非要等中常會的決議?現實的規範何在,批評的界限在哪?光是口水就淹死所謂的問政公約。

其實,類似羅淑蕾的敢言直諫,到底是壞了國民黨一鍋粥的老鼠屎,還是豐富國民黨團戰力的小刺蝟,恐怕人言言殊,但以羅的發言內涵來看,國民黨中央的看法肯定與外界有些距離。政黨要有規範,但有紀律卻不能搞成一言堂,建立國民黨內民主決策機制,才是解決立委炮口對內的根本之道。